• 父亲的炭窑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袁仁雄 日期:2017-10-12
    [导读]父爱是深邃的、伟大的、纯洁而不可回报的,然而父爱又是苦涩的,难懂的、忧郁而不可企及的。

      南国的冬天应该不冷,但是我家乡的寒冬却不一个样,早上看朝阳东升,你以为会是暖阳天,谁知到了中午寒风凛冽。这样的日子城里的人习惯性的打开空调加温,而我们农村人就只能往火坑里加碳,围着火坑取暖。所以每每到冬天父亲都上山去烧炭,不光烧碳来供家里冬天取暖,更重要的是挑去离家20公里的省道公路卖,换取钱来供家里的生活补用。孩童时记得父亲每天都早早的起床上山去砍柴,中午我和弟弟带饭给他吃,协助他把砍好的柴放进到炭窑里面去,然后才烧。从家到山上的炭窑不远,但如果碳烧好后父亲挑去公路卖,弟弟小留在家里看家,我就得独自步行20多公里山路送饭去公路给父亲吃了,加上并不是每一次把碳挑到公路就有人来买的,如运气不好的话还得等近一个星期,这样一去一来我那双缝缝补补的鞋都不知磨破多少回。

      懵懂少年的我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父亲的炭窑就在公路边,这样他就不用汗流浃背每次肩挑木炭去公路了,我也不用送饭了。可能就是因为烧炭父亲的脸变很瘦,这样看起来虽然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但他的脸是黝黑色的,加上一身破旧的衣服,从远处看就像一个典型的煤矿工。        

      后来我上大学后,弟弟在读高中,家里需要更多的补贴,不仅是冬天只要有时间父亲都到山上的炭窑去烧炭,包括在那烈日炎炎日的盛夏。因为我和弟弟都在外面这时候没有人给父亲送饭了,但更困难的事情还不只这个,是没有人协助父亲把柴送进窑,他得独自先一个人把柴放到洞口,自己进去了放好柴后,再次侧身出来把柴搬到洞口,这样往返时间就耗费多出原来的三倍,但为了烧出更多的碳,有时父亲进好柴后就在山上连夜烧到第二天天亮。有一年冬天,我一直在做寒假兼职到过年才回家,进村口家家户户都在放辞旧迎新的鞭炮,一份浓浓的新春节日氛围,可是到家中却无一人,我不曾用多想直接奔向父亲的炭窑去,到山上看见弟弟和父亲在半山腰搬柴火。

      父亲躬背在山坡上,当奋力拾起脚下的那根木柴往肩上扛时,夕阳的余辉将他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一眼望去,父亲显得那么那么的苍老,他那张经历日晒雨淋的脸皱得就像他肩上的那根老树皮一般没有一丝光泽与生机,但他那高大而巍峨的背影,让我敬畏的泪水不知不觉充满了眼眶。

      随着荏苒的光阴,我现成为人父,弟弟大学毕业也走上了工作岗位。这时,再寒冷的冬天也不用像孩童时蜷缩着身子围着火坑烤火了,弟弟几次说要接父亲去和他住,父亲说不习惯大城市的生活,怕到时出门都难找路回家,何况城市人多车多。我接他来县城住不到半个月又不见踪影了,打电话才知跑回家去了,回家去烧炭,他说现在公路开到我们村子,恰好路过他的炭窑,加上现在市场上出售的油锯特好使,一天就可以砍一窑碳的柴火了,如果不烧怪可惜。我说年纪大了,何况我们也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样等你烧炭、卖碳寄生活费过生活了。多次劝阻他未果,有一个星期我开车回家,趁他去和隔壁李大叔闲聊的时候,拿起锄头到山上,把父亲的炭窑挖掉,在得知消息后原本宰好洗净的土鸡被他一气之下将鸡摔出了家门口,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生过这个大的气,特别是对我,因为爸爸在我的人生记忆里已定格是一把伞,为我遮蔽风雨,没想到他就因为一个土炭窑变了脸、发了火。

      为了不让他再生气,我当晚就回去了,回来的路上蓦然惊觉我才想明白原来那个炭窑就是他人生的整部故事,因为他用这个炭窑烧出的不只是木炭还有他所有的期冀。想到这里我放慢了车速把车靠近路边,拿起手中的手机点击出以下的文字:

      父爱是一道光辉,让你的心灵即使濒临与黑暗也能看见光明大道。

      父爱是一阵微风,父爱如山,高大而巍峨,让你望而生怯不敢攀登。

      父爱如天,粗旷而深远,让你仰而心怜不敢长啸。

      父爱如河,细长而源源,让你淌不敢涉足。

      父爱是深邃的、伟大的、纯洁而不可回报的,然而父爱又是苦涩的,难懂的、忧郁而不可企及的。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刘俊良
    [责任编辑:]
    永州经开区开展“就业帮扶、助残圆梦”系列活动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8-05-28爱心门市暧人心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8-05-15生活照护有保障 失能人员享关爱中国劳动保障报2018-05-08福州成为全省最爱阅读城市福州晚报2018-04-24启动“消失村落文化记忆工程”中国劳动保障报2018-03-09石门县真情关爱“三支一扶”大学生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8-02-02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