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乡学习“潮”事儿多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王莉 日期:2018-07-11

      时值初夏,我先后赴玛纳斯县清水河乡坎苏瓦特村、牙湖村的亲戚和联系户家中住户走访,边远山乡里诸多学习“潮”事儿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扉,令我感慨万千。5月上旬的山村,大多数牧民家的牛羊都代牧了,闲下来的牧民一改以往不是串门就是扎堆晒太阳聊天的习惯,个个忙碌地学起了新技能,学国语、学技能、学种菜、学致富的热潮此起彼伏。撷取几个片断,足以让我看到他们身上出现的变化,也让我从中见证了由“结亲结联”中各民族间交往交流交融而发生的蜕变。

      学习国语当好小学生

      我的亲戚哈力·努尔台,新婚后刚刚跟一起住的大哥分了家,开始和妻子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牛羊已经代牧,日子挺清闲。午饭后,哈力的妻子塔吉别克并没有休息,跟嫂子借了学国语的教材,就到院里的邻居家跟女主人一起学国语。塔吉别克在玛纳斯县城上过中学,汉语基础不错,能认识不少汉字,她一边自己学还一边教别人学,从拼音字母的发音到一撇一捺的落笔,两个人认真得像个小学生,念完写完一个汉字就长出一口气,从她们的笑容里可以看出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满足。这个从旱卡子滩刚刚嫁过来不到20天的新娘子已经迅速加入到学国语的浩荡队伍中了。有了她,我和哈力的沟通方便多了,宣讲政策、交流感情也变得无障碍。

      我的联系户叶尔肯哈孜的妻子巴提古丽今年44岁了,儿子在上海上内高班,女儿在县城备战中考。春天我到她家住户,她跟我交流全靠单个字和比划,时隔两个月,她已经能用生疏的汉语说简单的词句了。晚饭后,寄放在她家的小叔子的女儿开始做家庭作业,上一年级的她开始写生字,巴提古丽也拿出国语教材在炕桌上和小侄女一起写,或许是她们的认真劲儿感染到了上山挖中草药辛苦了一天的叶尔肯哈孜,他也凑上前一起看起教材来,遇到不懂的字大人孩子抢着问我,看到书写不规范的或错字我也认真地给她们一一纠正过来……山乡静谧的夜里,白炽灯下围桌而坐的一家人勾画出一幅动人的学习场景,感动了我。

      学习一技之长谋就业

      在亲戚木会·胡纳西家住户走访的第二天早晨,他的妻子布力布汗给我们做了早饭,除了哈萨克族的奶茶、包尔沙克、馕,还有凉拌黄瓜和“雪山盖顶”(糖拌西红柿),这样汉哈融合的早餐让我有点吃惊,更让我吃惊的是两道普通菜品的摆盘也十分讲究,这与两个月前我第一次来住户的情形大不一样。可能是木会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我媳妇最近参加了乡里举办的免费技能培训班,学了近40道菜,像大盘鸡、红烧茄子、蚝油生菜等这样一些家常菜都会做了,今天上午要去考试,考完就结业了、出师了。”听着木会的介绍,布力布汗脸上挂满了笑容:“如果可以,我想在家门口开个小的度假村,让城里的人都来感受山里清新的空气和醉人的美景,还有我的烹饪手艺。”她顺手拿起炕上做了一半的绣品说:“这些新花样也都是我今年跟着村里的妇女们学的,除了自用的、送人的,还能卖几个换点钱。”那几天空闲的时候,布里布汗跟丈夫去山里挖贝母、采蘑菇换些零钱……除了照顾孩子和家里的牲畜,布力布汗的生活也逐渐丰富起来。说起这些,布里布汗满脸洋溢着满足。

      学会种菜解决大问题

      我的亲戚努尔巴合提·莫提家的小院去年是一片杂草丛生。坎苏瓦特村地处偏远,没有菜店,只有一辆流动蔬菜车隔三岔五地来一次,如果碰巧没赶上,十天半个月吃不上新鲜菜成为经常现象。看着荒芜的小院,我直觉得可惜。5月初,我到努尔大哥家住户,没等我劝他们,哈依很嫂子就拿出了买好的蔬菜籽,问我小白菜怎么种。前两天刚下过雨,地的墒情正好。说干就干,我和努尔大哥、哈依很嫂子一起上粪、翻地、平地、撒种,边干边给哈依很嫂子说:“小白菜不能种得太深、不能踩得太实,否则,菜籽发芽就长不出来。如果长得密了,要边间苗边吃……”。嫂子专心听得像个孩子。旁边绿油油地长着肥壮的韭菜,努尔大哥转过身去割韭菜,他说:“这是去年种的韭菜,以为长不出来了呢,今天中午咱们可以包韭菜饺子了。”

      初夏的住亲走访,我们盯住每家每户荒着的小院,主动买菜苗、送菜籽,跟亲戚一起动手种菜、一起收获劳动的果实……

      几天来,村里兴起的那些学习“潮”事儿的画面定格在我的脑海,从中我看到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和谐氛围,也让我感受到了每次活动带给山村哈萨克族牧民思想观念的悄然变化。一石激起千层浪,“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在边远山乡产生了强烈的冲击波,牧民们众望所归、民心所向,把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追求都寄托于此。对此,我也心中有满满的充实感和成就感,从而更加坚定了我做好“住亲住联”活动的决心。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杨海波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