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业态呼唤就业服务新模式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 黄晓云 日期:2019-04-22  分享 |

      嘉宾: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美团点评法律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孟续铎 

      新就业形态成稳就业、促就业新引擎

      记者:随着新就业形态的快速发展,我国公共就业服务的现状如何?

      孟续铎:近些年,新业态的迅猛发展,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亮丽风景线,也成为新旧经济动能转换的重要支撑。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吸纳了大量转移劳动力和新成长劳动力,成为稳就业和促就业的新引擎,同时由于其高度灵活自主的就业特征,也激发了劳动力市场新的活力和灵活性。

      2018年,在美团点评平台上获得过收入的外卖骑手有270多万人,日活(指当天接单1次以上)骑手60万人,而其中52%的骑手每天工作时间在4小时以内,充分体现了灵活性和自由进出的特征。

      长久以来,我国劳动用工法规制度主要是针对标准就业和稳定用工进行设计和规范的,这对于通过互联网实现劳动力供需匹配和劳动用工全过程的新就业形态,有诸多不适用之处,已不能很好地为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提供高质量的公共就业服务和相关保障措施。这在美团点评等用工量大、劳动密集、用工方式灵活的外卖配送平台尤为凸显。

      张成刚:近年来,人社部与新就业形态平台企业合作进行了政策试点,支持移动出行对去产能职工进行专项帮扶,收到了良好效果。但试点中我们也看到,有一些地方政府对新就业形态还不够重视,与平台企业配合意愿不强,对新就业形态创造就业、解决就业困难的能力认识不足,为新就业形态提供公共就业服务的主动性不高。例如,试点中,个别地方人社部门不愿意向滴滴平台开放去产能职工信息,滴滴平台无法识别去产能职工,因此也无法进行精准帮扶。 

      新就业形态公共就业服务仍显不足

      记者:目前,针对新就业形态的公共就业服务存在哪些不足?

      张成刚:一方面,覆盖仍显不足。针对新就业形态的公共就业服务日益完善,但是仍然不能满足快速发展的新就业形态的需求。公共就业服务形式与内容日益多样化,但是在职业指导、职业介绍方面,主要还是帮助劳动者进入传统就业形态,忽视了引导劳动者进入灵活化、网络化、低门槛的新就业形态。

      另一方面,补贴仍显不足。公共就业服务政策性补贴仍主要覆盖传统就业,尚未覆盖新就业形态。例如,中央财政、各地方财政的职业培训补贴资金,覆盖到新就业形态的较少,与平台公司合作进行职业技能培训的案例更少。

      孟续铎:一是就业信息服务需进一步完善。公共就业服务部门发布的招聘信息,仍主要是面向正规就业岗位。劳动者对于平台化、灵活性的就业方式,缺乏信息获取途径。而作为平台企业,他们与灵活就业劳动者不具备劳动关系,因此也无法通过公共就业服务部门,提供劳动者平台就业相关信息。供需双方信息匹配成本高昂。

      二是新业态劳动者缺乏就业帮扶。很多针对标准劳动关系和稳定岗位的就业扶持政策,无法覆盖新业态劳动者。公共就业服务部门对新就业形态人员缺乏服务抓手和服务内容。

      三是新就业形态人员缺乏有效培训服务。现有培训扶持政策要么面向失业人员,要么面向有劳动关系的在职职工,而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无法享受培训补贴、技能提升补贴等扶持政策。

      四是公共就业服务方式手段仍比较传统。就业服务网络化、智能化水平还不高,不适应新业态劳动者组织化程度低、自雇式、流动性大的特点,劳动者较少想到去公共就业服务部门寻求服务。

      五是灵活就业公共服务“二元化”问题较严重。很多地方无论是就业登记还是享受补贴,仅针对本地户籍劳动者,排斥了外来灵活就业人员,造成制度不公平。而实际上,劳动密集型的平台就业者仍然主要是外来务工人员,包括农民工和贫困劳动力。 

      打造全方位就业服务共同治理机制

      记者:如何实现针对新就业形态从业者的精准服务?

      孟续铎:建议政府、社会、新业态企业和关联单位(如劳务公司、业务承揽方)应形成全方位就业服务共同治理机制,强化各方权利责任,以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为目标,促进新业态健康发展,提高新就业形态质量。

      一是完善扩大公共就业服务适用范围。针对新业态多元化用工关系,公共就业服务部门应避免依照传统就业标准和服务方式,一刀切地划分新就业形态政策和服务边界。应从稳就业、促就业和提高就业质量角度出发,扩大当前就业扶持、职业介绍等各项政策服务的适用范围,特别是打破享受服务的户籍限制,使新就业形态人员同等享受公共就业服务。

      二是充分发挥平台企业提供服务的优势。平台企业运用大数据和APP,可以为就业者提供就业信息推送、用工政策宣传、安全培训课程等,使平台就业者随时随地享受就业和培训服务内容。对此,政府部门应制定专门支持和鼓励政策,根据服务人数和内容,向平台提供服务补贴或奖励,有条件的还可以将公共就业服务部门数据与平台就业者数据互联互通,掌握就业者享受服务的情况。

      三是向社会机构购买就业服务。政府部门可以向相关社会组织机构购买公共就业服务,特别是向为平台企业提供承揽服务、劳务服务等的关联单位购买服务,由这些机构直接向平台就业者提供就业和培训等服务内容,方便劳动者在线下及时享受服务。如美团外卖在各个区域都有服务站点,公共就业服务部门可以利用站点的显示屏等流媒体,播放就业服务内容,同时还在站点摆放政策宣传材料,组织有关培训等。

      四是打造“互联网+就业服务”工作机制。加强就业服务的互联网化,在互联网时代,政府提供的就业服务也需要和互联网技术深度融合。通过整合信息资源、完善网络系统、再造服务流程、推行网上经办等措施,打造“互联网+就业服务”。加强网络就业服务平台建设,推动形成集技能培训、资格认证、就业招聘、创业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网络就业服务系统,运用网络平台,完善灵活就业相关服务。

      张成刚:政府应为平台企业经营管理人员提供有效的技能培训,提高他们接入电商平台、分享经济平台生态系统的能力,提高其应用新技术的能力。推动传统型灵活就业向新就业形态转化,应鼓励平台企业提供具有示范效应的案例培训、技术培训等。应加强公共培训体系建设,构建终身培训、全员覆盖的公共培训网络,使新就业形态从业者可以低成本获得技能培训。为了提升服务质量,平台企业有培训平台从业者的需要,应支持平台企业的培训需求,增强其培训能力。

      另外,我国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建立新就业形态统计指标,定期发布新就业形态总量,将新就业形态的规模纳入政府统计口径。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