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技能的奇峰峻岭[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 作者:赵聪 赵泽众 | 更新时间:2018-12-30 | ]

  技术能手露峥嵘

  每个人都有最初的梦想,随着辽河油田矿区建设不断扩大,一部电影《创业》,让赵奇峰成为石油工人的梦想渐渐清晰。

  1993年从技校毕业,赵奇峰被分配到辽河油田欢喜岭采油二大队工作。当时辽河油田是全国有名的“油老三”,欢采也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会战场面。

  可没想到第一天上班,第一次穿上崭新的工服,赵奇峰就出糗了。

  当时他取样的阀门不太灵活,没控制好,结果喷了自己满身油。他那身新工服就这样被“秒杀”了。赵奇峰心疼新工服,也觉得很难堪,他突然意识到,书本理论和实际工作是不一样的,自己还缺乏经验、缺少技术,和工友们差得很远。

  他下定决心,要干出个样来。那会儿,同来的同学有空就聚聚会、喝点小酒,他却把时间花在了学习请教和琢磨油井上。

  为掌握采油站管线流程走向,他几乎每天都顺着板房和地面的夹空钻进去,一根根管线摸索、再一笔笔画下来,大夏天的,蜘蛛网粘的满头、满脸都是,脖子、后背被管线上的玻璃丝刺得又疼又痒、红肿一片,好几天都下不去。

  他把站上的专业书捧回家里,一页页啃、一本本看,一看就到后半夜一两点。那一年,他一共记了有两大箱、3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

  有一回早上巡井,加热炉点不着火,报修后维修工人说下午来修,赵奇峰就合计自己先试试。他怕拆完装不上,就把卸下的零件按顺序一件件摆好,清清灰之后又给安上了。赵奇峰当时不知道队长在后边儿看了他很久,队长突然来一句:“你点一下试试!”吓得他一激灵,结果还真点着了。

  上班第一年年底,厂里新工人摸底测试,赵奇峰取得了采油工理论和实际操作的“双料”冠军,赵奇峰凭着优异的表现当上了站长。就这样,从刚上班喷满身油到成为二大队最年轻的站长,他仅仅用了5个月时间。

  技能专家磨砺出

  赵奇峰为自己定了更高的目标,那就是当一名破解生产难题的专家型人才。

  2008年,赵奇峰所在的欢127稠油区块随着长时间开采和多轮次蒸汽吞吐,地下情况日趋复杂,“水患”“沙害”“气窜”等问题日益突出,区块年产油由初期的14.5万吨下降到7.8万吨。

  稠油生产靠注汽降黏驱替,而且每一轮注汽都比上一个周期增加5%的量。初期效果还不错,到了中期越来越不灵了,再到后来,注进去的汽,干脆“泥牛入海”,含水剧增,却没见到驱出多少油。

  赵奇峰下定决心,要找出注汽低效的原因。经过多次巡井和参数对比,他找到了其中的规律:只要其中6井注汽,7井也会跟着汽窜,反之亦然。这一表象充分说明它俩在地下是关联的。基于这样的分析,赵奇峰提出,将这两口井组合到一起,降低注气量,一同注汽的方案。

  说实话,要把尚在生产周期中、有一定产量的井半道停下来,对谁来说都是冒险,不成功更会影响产量。可赵奇峰很坚定,跟队长、大队长立下了“军令状”。实施过后,注汽减量了,产量增加了,组合注汽见到了预期效果,后来很多注汽井都采用了这种方法,形成了“组合注汽防窜法”。

  之后,赵奇峰研发的单向流油嘴及配套设施,可有效防止地面集油管线产出液回流,年创效2000万元以上。

  辽河创客显风采

  2010年,赵奇峰担任油田公司技能专家创新工作室负责人,多项成果获省、集团公司奖项,展示了新时代辽河“创客”的风采。

  齐40块蒸汽驱作为国家重点试验项目,由于开发方式的特殊性,伴生气多、污水量大等一系列制约开发效果的难题逐一显现。其中,硫化氢是蒸汽驱开采中产生的伴生气体,污染环境且严重危害职工健康,是一个令国内外专家和技术人员都头疼的问题。为攻克这一难题,赵奇峰查阅大量资料,多渠道了解脱硫信息,不分昼夜地开展分析、研究和试验,找寻治理办法。再加上有常年巡井的经验,赵奇峰摸透了所管井区的井筒情况与气量状况,先后尝试了不同规模的现场试验33次、工艺改造8次,历时5年,成功改进脱硫剂配方,彻底掌握了齐40块干法脱硫的关键数据。

  根据赵奇峰的技术方案,辽河油田集中建立了8个干法脱硫点,脱硫后天然气硫化氢含量达到国际排放标准。硫化氢治理成功,得到了多方领导和技术专家高度肯定,他们一致认为该措施对资源型企业安全环保生产及保护生态环境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针对老油田油层含砂量大、油井易砂卡的现状,赵奇峰开发了电流产量自动分析软件,通过绘制每口井的电流——产量曲线图,来寻找油井出砂规律,应用后可有效预防砂卡,延长生产周期,降低生产成本,被命名为“电流防砂法”。期间,他还在实践中总结出“链状管理法”“油井管理七法”等管理妙招,实施后使一大批躺倒井“起死回生”,累计增产原油6万吨,创效1800万元。

  第一名师美名扬

  辽河油田是以稠油、高凝油为主,兼顾稀油油藏的混合型油田,但国内大部分采油教材都较为单一,涉及稠油的更少。为此,赵奇峰想把自己多年的经验技巧整合到一起,出一本适合稠油的指导教材。

  那年,他挨个区块调研,广泛收集资料,废寝忘食地编写书稿,在电脑前一坐就到后半夜两三点。那段日子因长时间高强度对着电脑写作,使他颈椎三节错位,椎管狭窄。现在他一坐时间长就会头晕、手麻,很难受。赵奇峰说:“我一不图名、二不为利,还遭着罪,但我觉得一本书的作用肯定比赵奇峰作用大。”

  95万字的《油水井分析入门与提高》由石油工业出版社出版,在辽河开创了岗位工人出书的先河,一举解决了国内复杂油藏分析油水井无专业指导书的难题,获辽宁省自然科学学术成果二等奖。2012年,由他撰写和操作演示的《采油工操作技能视频教程》出版,已列为集团公司采油系统必备培训教材;2014年,《操作岗位员工培训教材——采油工》,获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优秀出版物奖二等奖。

  作为业内的专家、名匠,除了传播知识,赵奇峰更加注重高精尖技艺技能的传承。2015年赵奇峰被聘为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西南石油大学兼职教授,至今累计带徒300余人,教学400余课时,他帮带出的技师、工程师、管理干部等达120余人,培养出中央企业、辽宁省、集团公司技术能手24名。人们说,赵奇峰是名副其实的石油行业“第一名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