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红柳别样红[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 作者:本报记者祝振强 通讯员尹杰 | 更新时间:2018-12-29 | ]

  这几年,在克拉玛依、新疆乃至在北京、在全国,一个维族青年的面庞逐渐为人们所熟悉,一个颇有特色的名字亦广为人知,他就是肉孜麦麦提·巴克。

  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在新疆南北、在全国各地的企业单位、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农村、军营,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宣讲自己如何以知识改变命运,宣讲自己如何从一个不会说一句汉语的维族人一变而为顺利考过国家汉语水平考试八级,从一个不会上网、不会发帖子的门外汉而成为建立起自己的网站的网络达人,从一个青年技工而为一名中国石油集团公司的技能专家、知识型现代产业技能工人的楷模……

  “戴上花帽,我是维吾尔族青年;穿上工服,我是石油工人;带上党徽,我是共产党员”

  这是巴克在每一次演讲中,每每都要提及的一句话。这句简单的话语、这件平常的事情,对于巴克来说,却并不轻松。

  巴克1976年出生于新疆和田地区和田县霸格旗卡斯皮村,父亲是当地一所小学的教师,母亲在家里务农。一大家子人,只能靠父亲的几十元工资以及家里的5亩地勉强为生。

  巴克从小就深知生活的不易,从小就懂得学习的重要性。他如海绵吸水一样刻苦学习,渴望能走出乡村,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1991年,15岁的巴克如愿考入克拉玛依技工学校维族班学习。3年后毕业,被分配到位于克拉玛依市区的新疆油田公司重油开发公司。

  巴克从上小学、中学直至技校,都是在维族班中学习,汉语只是作为一门选修课,他认识不少汉字,可一直只能说上有限的几句汉语,还都是磕磕绊绊。

  入职第一天,师傅跟新来的员工谈话。师傅让他坐下,他听不懂,就一动不动地站着。师傅问他在家里排行老几,听前一个工友说自己排行“老二”,他就说,我“老一”……引来大家的一片笑声。

  汉语这一关,必须要过。巴克暗下决心。他相信,这一关难不倒他。巴克学习汉语简直像是着了魔,他一有时间就背诵汉语,走路背诵、吃饭背诵、在单身宿舍一个人停地背诵,直到熄灯……终于,他能用流利的汉语与同事交流、用汉语进行工作。

  2002年,已经参加工作9年的巴克已经是一名熟练的技术工人,这一年,他首次参加了技能比赛。怎奈,却由于计算机考试不过关而被刷了下来。巴克意识到,计算机成了他人生、工作中的第二只“拦路虎”。

  有了此前苦学汉语的经历,巴克信心满满。200多个字根,他很快就熟记于心。此后,只要一看到汉字,他就想到怎么拆解,甚至在梦里,他还想着怎么拆解复杂的字根……

  从汉语过关到初识计算机,年轻的巴克可谓过关斩将,站上了通向人生辉煌、迈向技能高点的风口。

  苦练本领、不断提升,技能过硬、本领无限——巴克的成长之路,鲜花背后是荆棘,坦途之下是泥泞,他的过去、现在及未来,写满了积极、乐观与不懈奋斗

  巴克所在的重油公司共有50余个班组,管理着7000余口油井(常年运行的有4500余口)。巴克所在的班组的一线采油工有10余人,管理着近200口油井。要说采油工的工作有多复杂、技术含量有多高,倒也未必——其日常工作就是确保抽油机的正常运行,每天要做的就是更换抽油机上的密封器与皮带。

  还真别小看了这份简单的工作,它考验的是人的耐心、耐性与是否认真的工作态度。换密封器,不只是换下旧的、换上新的,还要看哪一个部位磨损得厉害,进而要查看光杆是否有磨损物。换得不好的话,一个月就要换新的;换得好的话,能坚持好几个月。

  巴克自打参加工作的那一天起,就踏踏实实、一丝不苟。他更换的密封器与皮带,运行时间最长、最耐用。工作时间长了,他看外表、听声音,就能判断抽油机的运行状况。

  巴克至今难以忘怀是刚参加工作时的一件事。一次,他在启动抽油机时,由于操作不当,瞬间被电流击倒,当场就昏了过去……此后,班上安排了有经验的老师傅,手把手地教他怎么测电流、怎么接管线、怎么倒流程。

  这些年来,他梳理了采油岗位可能出现的100多项问题和导致问题的600多种原因,并编写了50多万字的民、汉对译培训教材。他兼任培训教师以来,培训员工超过一万人次。而以他为带头人的“创新工作室”,利用公司提供的30万元攻关资金,解决了“抽油井盘根渗漏和刹车不灵”等难题,获得了16项国家专利成果,现已有8项在生产现场推广应用。

  2005年,眼瞅着自己辛辛苦苦整理出的实用而又“独家”的大量采油专业资料以及50余万字的民、汉对译培训教材闲置在自己手中,巴克萌生了办一个专门针对石油工人的网站的想法。几经周折,他的个人网站“新疆石油网”正式在网络上推出。 2013年,网站更名为“红柳石油网”。

  现今,网站已拥有13000多个注册用户,每年有50多万人次的点击量,成为全国石油同行交流、切磋的平台。

  在单位,他是班长,在同事眼中,他是好领导、大哥哥;在家里,他排行老大,在家人眼中,他是称职的好兄长、好丈夫、好父亲。责任与温情,已融入他的血液,化作他生命的一部分

  2007年,杨雪峰从武汉科技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克拉玛依,在重油公司巴克所在的班组当了一名采油工。

  灰心失望、迷惘困惑令杨雪峰很长一段时间都打不起精神。巴克看出了杨雪峰的心思,一有时间,就找杨雪峰谈心,以亲身的经历告诉他,只要踏实肯干、一心钻研,一定会干出成绩、一定会成才。

  师傅的言传身教、感化帮助终于慢慢打动了杨雪峰,他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都学着师傅的样子,从最基本的做起……去年,杨雪峰成为了一名技师。

  巴克所在的班组共有24名员工,由汉、维、哈、回等4个民族的员工组成,大家情同手足、亲密无间。去年的古尔邦节,巴克邀请班组全体成员到自己的家中,过了一个温馨而又和睦的传统节日。

  巴克在家里排行老大,他下面还有4个弟弟。从小,巴克就是弟弟们心目中的楷模、人生的标杆。

  作为家里的老大,从参加工作那年开始,巴克就省吃俭用,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挤出大部分费用,用于几个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几年间,4个弟弟全部考上了大学。

  最近的一天,巴克10岁的女儿一回家,就兴奋地喊:“爸爸,爸爸,我在公交车站的大牌子上,看到你的大照片了,你干了什么事情啊,成了我们克拉玛依市的英雄?”巴克抚摸着孩子的发辫,说:“爸爸干的是一个石油工人的本职工作,尽职尽责了而已。你长大了,也要这样做。”

  女儿用力点着头。

  在巴克班组所在的院子里,有几丛红彤彤的戈壁红柳,这是巴克和员工们从附近的戈壁上移植过来的。

  巴克说:“红柳不畏戈壁荒漠,不畏酷暑严寒,根深叶茂,并且,抱团生存,共生共长。红柳既是工作、生活在戈壁荒漠中的石油工人的楷模,又是我们的象征。有红柳在,就有我们石油工人在;红彤彤的红柳花朵,开在我们石油工人的身旁,开在我们石油工人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