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中云:为了梦想中的“动力”[ 来源:《创业中国》第2季 | 作者:本刊记者 赵为 通讯员 李云勇 宾利勇 | 

  

  军旅行萌发动力梦

  1971年,程中云出生在重庆市开州区(原重庆市开县)的一户农民家庭。“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到上中学的时候还经常吃不饱饭。”3900平方公里的开州区,养活着大约170万人口,然而由于地处山区,耕地面积较少,幼时的程中云生活十分清苦。

  “我父亲是军人,从小耳濡目染,心中有着军人的英雄情节,而且参军可以吃饱饭,为家里减少负担。”1990年,19岁的程中云报名参军。

  “刚入伍的时候正值冬天,我在北京昌平西峰山训练的时候每天都冻得手脚通红。”说到此,程中云笑着告诉记者,训练很消耗体力,他那时候一顿饭恨不得用筷子穿10个大馒头吃。

  “经历过军旅生涯的人,遇事禁得起挫折、有韧性、不服输,对自己的各方面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当兵的日子虽然苦,但是对程中云日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1992年6月,程中云被调到空军司令部,在那里,他第一次接触到了航空动力,并深深的被一台台航空发动机所吸引。

  “如何调进气、曲轴扫气,如何调火花塞点火能量……”爱好是最好的老师。痴迷航空发动机的程中云,迸发出强烈的学习欲望。

  “那时候,所在部队就在南苑机场附近,每天都有机会接触到航空发动机。”训练之余,程中云最大的乐趣就是跟着机场的老机务、老机修师傅学习发动机维修技术。

  “军队有‘传、帮、带’的优良传统,老师傅们都会倾囊相授。”逐渐入门的程中云,很快发现自己已经不单单满足于手头的操作技术了。“老师傅们虽然技术过硬,但是理论知识相对较弱,很多问题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理论的欠缺,让程中云总是觉得学得不够“过瘾”。

  为了补足理论知识,程中云每天晚上回到宿舍都要看3个多小时的书。

  “大部分书都是我自己买的,那时部队每月发津贴20元,大部分津贴我都花在买书上了。后来为了省点钱,每到周末我就带着纸笔去书店转悠,把我需要的知识抄回来。”不到两年的时间,程中云攒下了近400页的资料。

  白天学技术,晚上学理论,程中云从一个航空动力领域的“门外汉”,成为了战友们心中的行家里手。

  “平时和战友们一起鼓捣航模,发动机出了问题都是我来修理,一般毛病难不倒我。”渐渐的,程中云萌生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自己做一台航空发动机,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

  选择在梦开始的地方

  1993年,程云中迎来了人生中又一个转折点。

  “当时海南刚建省没几年,我觉得是个机会,就萌发了去海南打拼的想法。”程中云说,那时候他面临着两个选择:留在部队等待年底提干、放弃待遇商海创业拼搏一番。

  脱下军装,选择一条充满荆棘的创业道路是否值得?程中云告诉记者,为此他曾犹豫过很久。“如果在部队提干,以后再转业,也许就没机会跟自己爱好的航空发动机打交道了。”程中云说,做发动机可是个‘烧钱’的活,没有钱,这个梦想永远实现不了。经过反复考量,程中云选择了实现自己梦想的路,他只身来到海南。

  1994年,刚到海南的程中云先开了一家重庆火锅店,他身兼数职,从厨师到采购,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那时我就告诉自己,不论做什么都要实实在在地干,绝不偷工减料。”程中云把在部队的作风带到了工作中,凭着一丝不苟的态度,不到一年,程中云就挣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100万。

  1995年,程中云开始转型做房地产。“当时从一百多万资产做到了一千多万,自己感觉就快有钱去实现航空发动机梦想了。”然而,当程中云想着再挣一点钱,就回重庆做航空发动机的时候,海南房地产市场萎缩,“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千多万转眼就都赔了进去。”

  挫折是强者的起点。商场如战场,经过生意的几次起伏,程云中逐渐成熟了起来。但无论商海的成功与失败,都没有改变他心中对航空发动机的初衷。

  失败是成功的起点

  “我想做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航空发动机的想法始终没有改变。”程中云说,以前没有能力,现在兜里有了点钱,终于可以将心中蛰伏已久的梦想付诸实践了。

  从“小”做起,为“大”积累经验和技术。2013年6月,程云中的重庆特飞航空动力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我首先做的是航空动力的微型化,并且应用在冲浪板上。”

  与所有创业者一样,万事开头难。单单是设计环节,就让程中云茶饭不香、夜不成寐。“箱体设计不成熟,导致发动机进气不够充分,转速始终上不去,功率提不高。”一年里,程中云一次次的重新设计方案,重新开模做样品,然而最后的成品总是技术指标不理想。

  “主要是因为没有任何参照,设计时老是事倍功半。”程中云说,每次重新设计都要投入将近100万,这对于他来说,压力越来越大。

  “多年的打拼就是为了现在要做的事,再难也要坚持下去,不能认输。”在最困难的时候,对梦想的执着和不服输的精神,成了他濒临底线时最大的支撑。

  2015年6月,程中云带着自己第四次设计的发动机来到郊外又一次做疲劳测试。

  “说实话,当时我很紧张,眼光不敢一刻离开发动机,担心到了极点,期望也到了极点。”在近5天的时间里,程中云虽然只睡了10多个小时,但极度的疲惫也难以掩饰心里的忐忑。

  100多个小时在一分一秒中过去。

  成功了!

  那一刻他忘记了疲劳。

  攻克设计难关虽然是最重要的一步,但在创新中,任何一个问题都会是大问题。集成控制系统就是这样的问题。“由于动力冲浪板没有减速器,发动机的工作转速要在1万转以上,相当于每分钟发动机点火1万次、空转时要点火3万次才行,这对控制系统来说是个难题。”用什么样的点火方式、怎么才能供给足够的点火能量、控制芯片如何集成……半年的时间里,程中云将这些“硬骨头”一一“啃”了下来

  似乎一切就绪的时候,一个很小的问题却又横亘在成功的路上。“冲浪板在水里工作,所有芯片都集成在一个控制盒里,需要完全密封。”程中云说,当时自己一心想用更先进的密封技术解决问题,但尝试了很多方法,效果都不尽如人意。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程中云顿生灵感。“那段时间累得感冒了,吃药时拧开瓶盖,发现里面有个干燥剂,一下给了我启发,加干燥剂后再完全密封,这不就解决问题了吗?”就是这个最不起眼的方法,彻底解决了控制系统密封防水的问题。

  “动力冲浪板的外壳是碳纤维和树脂按一定比例混合后固化成型的,添加树脂的比例是关键。”程中云说,当时重庆没有用高分子材料做冲浪板的先例,而一些沿海城市虽然可以做,但成本很高,一切又只能自己慢慢摸索。

  “往往是板身还没完成注入成型,树脂就已经固化了。”程中云说,他和公司的技术人员一起在厂房里尝试调配比例的日子是最熬人的。那段时间,程中云为了倒掉实验中失败的废品,经常是抱着冒着烟的树脂盆往外跑,“倒慢了连盆都废掉了,前前后后一共用了100多盆树脂,投入了10多万,光调树脂的盆就扔了好几十个。”

  一次次的失败,让程中云离成功越来越近。2016年3月,程中云的动力冲浪板历经磨难,终于问世。由于思路新颖,适销对路,不久就接到8个国家的订货。

  “现在第一个小目标实现了,接下来还要继续往前走,做我们自己的航空动力,那才是我的终极梦想。”程中云在创业的道路上,为自己设下了又一个目标。

更新日期:2019-12-21 16:53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