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篇:政府牵手市场 成就创业天堂[ 来源:《创业中国》第2季 | 作者:本刊记者 周晖 通讯员 周曦 | 

  站在西子湖畔,钱塘江边,人们不禁会问,G20为什么选择了杭州?习近平总书记在安塔利亚G20峰会上的一句话给出答案:杭州是一座创新活力之城。

  创新,活力——展现杭州这一“风姿”的主要舞台,无疑是创新创业。2015年,杭州被《财富》杂志评为“中国十大创业城市”,这里正成为中国创业的风口。

  创新和活力来自哪里?核心在于政府和市场找到了各自位置,各司其职,不越位、不缺位。

  政府做什么?整合社会资源

  “创业是一个逆熵过程,将散落在各处的社会资源整合到一起,形成有序的整体,找到市场,找到技术团队,并加以管理。”杭州市赤霄科技总经理王暾是名“80后”。2011年,他放弃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读博士的机会,回国创业。

  王暾对创业的理解,恰恰与杭州市政府部门对自身的职能定位不谋而合。杭州市人社局局长郭禾阳总结:“对于创新创业,政府要做的主要是三件事,政策引导、整合资源、优化服务。”

  在政策引导方面,从2004年以来,围绕创新创业,杭州市先后出台重大文件超过40份。其中,常被人提起的是人才新政27条,即2015年1月出台的《关于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人才及团队引进培养工作的若干意见》。

  这些政策含金量十足,有创业资助资金,有信用担保贷款,有创业场地补贴,金额从几万、几百万到1亿元不等。参加杭州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创业大赛和中国杭州大学生创业大赛,凡获奖项目均有奖励资金。2013年,王暾和他的团队参加大学生创业大赛,获特等奖,拿到20万奖金。“这笔钱加上之前的大学生创业项目无偿资助,对企业发展很及时。”王暾说。

  赛后,人社局工作人员为王暾介绍政府的创业优惠政策,还帮他联系风投机构。在公司创办期,缺少资金的他,又得到浙大科技园30万元担保贷款。

  创业需要技术、产品、市场、资金、管理,只有这些因素恰到好处地凑在一起,才造就一家成功的企业。然而对于刚走出校门的创业者来说,又谈何容易?

  由政府来做?政府人力有限,不可能大包大揽。由政府掏腰包给创业者?财政的“钱袋”并非无限大。

  怎么办?政府要做的是搭建平台,聚合社会资源。举办海外高层次人才大赛,是杭州市聚合社会资源、吸引高端人才的一个重要平台。

  2016年9月18日、9月24日,创客天下•2016年杭州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大赛(海创大赛)分别在德国法兰克福、美国硅谷举行。政府作为主办方,邀请海外社团、国内外人力资源机构和风投基金、孵化平台共同参与大赛,这些专业机构既帮助发现有价值的创新技术、创业种子和项目,又提供社会资金。创业者有脑袋,他们有钱袋,“资智”很快握上了手。

  2015年11月海创大赛总决赛,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王孟秋凭借“计算机视觉与智能控制融合技术”夺得一等奖,杭州市政府当场兑现500万元资助。就在这时,坐在台下的一名风投基金负责人手拿话筒站了起来,宣布给王孟秋投资1个亿。

  获得2015年海创大赛三等奖的张鑫是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博士,他放弃任职谷歌的光鲜生活,来到杭州创业。说起参赛经历,他认为对公司的发展是一个不小的促进。“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公司知名度提高了。比赛以后,市场、投资方的一些合作伙伴和我联系。还有杭州甚至上海一些志同道合的技术牛人也主动找到我,想加入我们的团队。”

  政府如何更好地聚合资源?关键是精准。人才有什么?城市发展要什么?人才需要什么?市场有什么?“有”“要”对接,创业人才和项目如高速列车,飞快地驶向杭州,融入杭州发展的大合奏。

  在国内经济形势复杂、国际经济走进关键当口时,2015年杭州市GDP增速达到10.2%,分别高于全国、浙江省3.3和2.2个百分点,靠的是什么?是创新。创新是杭州发展的灵魂,发展的动力。

  “海创大赛就是一个比武招亲的舞台,政府就是这个舞台的导演。海外人才到杭州来创业,我们不仅要看人,还要看‘嫁妆’。”郭禾阳说。从2015年海创大赛和2016年已进行的海创大赛欧洲区、北美区决赛可以看出,参赛者的“嫁妆”主要集中在电子信息、生物制药、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产业领域。

  无论是举办大赛、召开人才项目交流会,还是建立创业基地,杭州市谈创业,必加“创新”二字。“创业的基础是创新。杭州市产业升级的趋势,决定了创业必须是在创新的前提下。即使传统产业,我们也鼓励创新。”郭禾阳说。

  除海创大赛,杭州市还搭建了大学生创业大赛、浙江•国际人才交流与项目合作大会等平台。在这些平台上,齐聚了海内外的人才、项目、资本。

  政府的财政和服务能力是有限的,在郭禾阳看来,政府无论出钱资助,还是举办大赛和交流会议,都在呈现一种姿态,目的是引导社会、市场跟着创新走。

  市场做什么?为脑袋捧上钱袋

  政府领风气之先,市场和社会紧紧赶了上来。市场的活力被释放了,热情被激发了。这些“洪荒之力”散发的能量,创业者最关心的首先是资金。

  资金是创业的铺路石。大多数创业者“脑袋”富有,钱袋空空。在政府的引导下,市场为这些创业者提供了丰沛的资金。“在杭州,只要你有好的技术和产品,就不愁资金”成为创业者的共识。

  六和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杭州高新区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基地(海创基地)北楼三层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舒缓的音乐,浓浓的咖啡香,烘托出安静的气氛。殊不知,自2014年5月8日六和桥投融资沙龙成立时,每周四下午,这间30多平米的咖啡厅就成为市场资金和创业点子寻觅、碰撞的舞台。每次沙龙,会有2-3个项目路演,下面坐着闻声而来的金融机构和创投人。项目找到风投资金,风投资金找到项目,“资智”在这里实现零距离对接。

  沙龙成立后的第一期,40多岁的慷慨科技负责人沈骏找到了六和桥。他掌握的智能无线APP技术水平达到工业级,容纳800人的会场,只需6个这种APP,信号就能覆盖全场。可当时沈骏缺少资金,公司的商业模式也不成熟。2014年5月8日他在沙龙路演后,最终获得2000万投资。如今,公司已步入正轨,产品还被杭州G20峰会采用。

  据海创基地服务中心副主任董岩介绍,2014-2016年,海创基地已累计融资数亿元。

  在杭州余杭区,与阿里巴巴商业帝国毗邻的梦想小镇,是一个自2014年8月建立以来,浙江省领导年年都来视察的众创空间。在这里,不仅海外高层次人才密集,信息经济、健康医疗、智能制造等产业集群快速壮大,还有一个天使村,420家创投基金云集于此,管理资本1100亿元,形成了比较完备的投融资业态。

  为什么如此小的地方,竟会涌动数额如此巨大的资金潮?换句话说,资本市场是如何培育至如此规模?

  良好的政务环境、相对较成熟的法治环境,为这些资本涵养了生态。郭禾阳介绍:“杭州有好的平台,有20个国家级基地,引进了西湖大学、中科院理化所杭州分所这些高端平台,还有100余家市级众创空间。杭州有好的政策,根据人才新政27条,对创新创业的资助最多可达到1个亿。杭州还有好的法治环境,阳光、公开、透明,政府权力不在马路上随便溜达,社会资本就有安全感。”

  除此之外,政府还需带头垂范,加以引导。近几年,杭州市相关部门牵头成立涌泉基金、海大基金,专门针对处于种子孵化期的创业项目;同时,政府出钱,建立天使引导基金、创业引导基金、创业贷风险池,有效撬动民间的社会资本。

  市场提供什么?有效的创业服务和坚决的淘汰机制

  除了资金,人才、孵化服务对于创业者来说至关重要。

  政府建立创业空间,剩下的孵化服务则交给市场,节约资源,且高效灵活。

  在梦想小镇,已有25个各具特色的“种子仓”,涵盖办公、融资、市场推广、技术研发、战略辅导等各环节的孵化培育服务。海龟科技就是在小镇提供孵化服务的一家公司。

  海龟科技商务中心在梦想小镇刚一成立就搬了进来。“大部分创业者有创业的心,但缺少健全的创业肌肉。几乎所有创业刚一起步,或多或少都有短板,我们的业务就是提供服务。”副总裁马雷非常看好为初创企业服务这项业务。

  浙江水马科技创始人李渊敏从2007年起,用几年时间带领团队研发了一款空气净化产品。技术有了,下一步该怎么做,李渊敏很迷茫,他找到海龟公司。公司对李渊敏的技术考察之后发现,他的技术不错,但市场不够大,建议他在此基础上研发水净化产品。海龟为李渊敏团队提供产地,帮他对接中科院,改良技术,改变外观,对接投资。2015年11月,水马科技公司在梦想小镇注册,2016年5月获得天使投资。目前,公司产品已开始规模化生产,公司估值1.5亿。

  在梦想小镇,像海龟科技这样的孵化“种子仓”共有25家。园区依据孵化成功率对这些公司进行考核。孵化率高,“种子仓”获得资源就多。这种竞争机制提高了孵化服务的有效性。

  不仅如此,传统的创业导师制也被注入市场血液。传统的单一创业导师制下,创业导师为创业企业提供帮助,是在履行政府交给的一项任务,是在尽义务,用郭禾阳的话说,“作用隔了一层”。现在,政府主导建立种子基金,这些基金来源于早些年成功的创业企业。由当初被扶持的成功创业者担任导师,并出钱成立基金,与创业人员形成了利益攸关体,增加了创业扶持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30岁的吴正珏是极客创业营的CEO,寻找、孵化和战略投资科技互联网创业企业。同时,他还是一名创业导师。双重身份,让他对创业服务的认识更深入。

  “我们的创业服务关注4个层次:物理空间、经营管理、市场资源、金融资本。大部分创业空间的孵化服务止步于经营管理这个层面。但是,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普遍对市场一无所知。手里拿的技术,不知道怎么与实体经济结合,与市场结合,特别需要有人引导。我们作为创业导师,要指点他们向哪个方向发展。”吴正珏对创业有自己独特的思考。“我们提倡产业创业,引导创业者与已有的市场巨头合作,对他们的开发套件、技术进行延伸,在他们的产业链上创业,这样,产品一开始就不愁没有市场。”

  资金和人力投入后,最关键的是具备造血能力,找到市场。这是多位创业者的共识。运营一段时间后,不具备造血能力的创业企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命运。马雷说,通常他们会劝这类创业者放弃。

  市场主导了创业者的命运和创业企业的走向。人才价值体现在市场上,企业发展决定于竞争中。政府要做的,是制定政策、提供服务、搭建平台,其他的交给市场,政府不再冲在前面。

  市场机制让创业环境富有活力。像梦想小镇这样的众创空间、创业基地,政府搭建平台、制定政策,人才从市场中选拔出来,资金通过市场筹集,孵化服务接受市场的考核,创业导师与创业者形成利益共同体。政府与市场各就各位,共同打造良性的创业环境。

  良好的环境成就创业天堂。截至2015年底,海外留学人才在杭州创办企业1582家,其中千万元级的137家,亿元级的37家。自2008年以来,杭州市成立大学生创业企业11378家,年营业收入超百万元的有417家,超亿元的有8家。这些数字的得来,是政府与市场齐心协力的成果。

更新日期:2020-01-06 21:23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