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世界依然很美好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朱齐波 日期:2020-04-02

      农历年前,我不慎从三轮车上摔了下来,被120送到医院急救,一经检查,颅内出血,幸好伤势不是十分严重,不用手术,每天打点滴静养就可以了。但是医院的病房实在不算一个良好的静养的地方,人来人往,本就不利于休息,再加上我平时睡觉就轻,一点响动就会醒,头又晕,又得不到好的休息,导致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而且我住的是急诊病房,经常有一些急救的病人被送过来,看着一些伤重的病人,也给自己增加了许多的心理负担。

      在医院呆了大概半个月左右的时间,终于在春节的前夕勉强出院回家,尽管医生建议还多观察两天,但我还是决定出院回家静养了。走出医院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尽管我的头还是有点晕,我已经掩盖不住我雀跃的心情。

      出院的好心情还没好好释放,新冠肺炎就在全国爆发开来,于是大家开始居家隔离,天天窝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出去,雀跃的心情被打落尘埃。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手机看看全国又新增了多少病例,再看看九江又新增了多少,了解下自己的周围是不是有确诊病例,每天都是在惶恐中醒来,又在惶恐中睡去。

      在这期间,因为家里的口罩不够,生活物资短缺,我和弟弟外出采购,开车上街,马路上几乎不见人烟,昔日热闹的街头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气,整个城市被按下了“暂停键”,偶尔见到几个买菜的人,也是“全副武装”:口罩、手套、一次性雨衣,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上演了现实中的“活在套子里的人”。人们之间出现了无形的隔阂,为了保护好自己,在看向别人的眼光中流露着猜忌和怀疑。看着这样的城市和人们,我的心情更加的低落,让我不禁怀疑,这还是那个我热爱的城市吗?

      我们急匆匆的购买好相关的物资,又急急忙忙的回到家,回到家由于家里没有酒精消毒,我们只能回到家中就直奔卫生间洗澡,衣服也彻底更换,并用84消毒,每出去一次,回来都要洗澡换衣服,一切为了家人的健康。即便如此,心里仍然还是充满了苦涩,感觉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陌生,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我们只能回到各自的家里才能通过家人找回一些温暖。

      满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度过了农历庚子年的新年,正月十六,弟弟的公司开始复工,弟弟必须返回上海了,紧接着就是我和妻子也要返回修水开始工作,因为疫情的原因儿子只能留在家里交由父母照看,这为团聚后的分离增加了些许的凝重。

      回到修水,进出小区必须测量体温、扫码登记,进出办公场所需要测量体温、扫码登记,人与人之间依然隔着两层口罩,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一个周末的早上,我看着天气不错,便决定出去走走,透口气,舒缓下一直压抑的情绪。信步走出小区,沿着街道慢慢的走着,清洁工人已经开始在打扫街道,尽管带着口罩会给呼吸带来一些影响,但仍然在努力的清扫街道,一片树叶、一粒尘土都不放过。我路过他时,他恰巧抬头看了我一下,他给了我一个微笑,然后继续清扫大街。

      来到公园,绿草青青、树发新芽、春风拂面,一片葱茏的春意拂面而来。带着口罩的园艺工人在给树木松冻土、施春肥;晨起锻炼的人员也带着口罩在忙于锻炼;一些年纪较大的老人也带着口罩打着太极;修江河上,渔民正驾着小舟在张网捕鱼。看着他们的样子,心有触动,原来一切都如以前一样,并没有因为多带了一个口罩而改变什么,正如冬天会过去,春天会如期到来。听着耳机里那英的《春暖花开》,我多日的阴霾心理一扫而空,正如歌曲里唱的那样“其实幸福,一直与我们同在。”

      这世界还是那个美丽的世界,这世界依然很美好。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杨海波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