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起病亡能否认定工伤(亡)?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苏喜武 日期:2020-06-05

       基本案情】

      房某某(化名)系天坛公司(化名)职工。2019年1月8日早晨7时26分,房某某进入天坛公司食堂就餐,7时35分走出员工食堂,7时45分左右,因身体不适给本部经理长电话请假,7时51分进入宿舍楼休息。10时31分锦某某(房某某之夫)因房某某头痛未缓解,给单位领导请假去医院治疗,于10时45分送至辖区卫生院,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呼吸停止(呼吸气囊维持呼吸)。2019年1月10日9时出院,出院医嘱:死亡出院,并开具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说明了房某某死亡原因。

      2019年1月22日,天坛公司向某县人社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9年1月22日,某县人社部门同意受理本案。2月15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某县人社工不予认定〔2019〕1号),原因是2019年1月8日房某某病亡,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认定工伤的情形;也不符合第十五条第(一)款(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规定视同工伤的情形。因此决定不予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亡)。

      【焦点问题

      双方争议的焦点: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发病或者自感不适回家休息,之后送医院抢救,48小时内死亡的,是否视同工伤(亡)?

      【处理过程】

      2019年1月22日,天坛公司向某县人社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9年1月22日,某县人社部门同意受理本案。2019年1月25日,某县人社部门对工伤事故进行了调查。2月15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某县人社工不予认定〔2019〕1号)。2019年6月,锦某某不服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向某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8月6日,某县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书》,撤销某县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对房某某的工伤重新作出工伤认定。某县人社局对某县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判决书》不服提出上诉,某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原判。2019年12月27日,某县人社局向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目前,省高院正在审理中......

      【分析意见】

      本案双方存在不同观点:

      锦某某认为,房某某自2015年3月7日到天坛公司工作,任仓库领班。2019年1月8日7时20分左右,到职工食堂就餐,就餐完毕后随即进入工作岗位,并给本部门员工打电话安排当天工作。7时50分许,突感头痛、身体不适,于是回宿合休息,未能缓解。10时33分左右,锦某某致电总经理办公室要求安排送至医院。11时许,被送至辖区卫生院。11时25分左右入住新内科,经检査,确诊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因房某某出现昏迷及抽搐症状,医生表明患者病情危重,建议转上级医院治疗。此后,房某某被转至市中心医院ICU抢救,后转至省城某医院,均被告知患者病情危重、生还可能性为零。1月9日上午,房某某被送回家中,靠呼吸气囊维持呼吸。1月10日上午,房某某死亡。综上所述,锦某某认为房某某于2019年1月8日7时50分突感头痛、身休不适时已处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其从医疗机构初次诊断至抢救无效死亡,未超过48小时,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的情形,应该认定“视同工伤(亡)”。

      某县人社局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亡)。从该规定条文表述上可以看出,视同工伤的构成要素是在工作时间和在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导致当场死亡或者送往医疗机构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根据人社部法规司回复《湖南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关于如何理解〈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请示》认为:“其立法本意,考虑了此类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可能与工作劳累、工作紧张等因素有关,实质上是将工伤保险的保障范围由工作原因造成的事故伤害扩大到了其他情形,最大限度地保障了这部分人员的权益。但是,在工伤认定上,还应兼顾与用人单位、社会保险基金之间的利益平衡,不能无限制、无原则地扩大。因此,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视同工亡的理解和适用,应当严格按照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径直送医院抢救等四个要件并重,具有同时性、连贯性来掌握。具体情形主要包括:1.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当场死亡;2.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且情况紧急,直接送医院或医疗机构当场抢救并在48小时内死亡等。至于其他情形,如虽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发病或者自感不适,但未送医院抢救而是回家休息,48小时内死亡的,不应视同工伤。”因此,某县人社局认为:首先,视同工伤的“病亡”并不属于真正的工伤,是为保障可能与工作劳累、工作紧张等因素致“病亡”群体的权益;其次,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径直送医院抢救等四个要件并重,具有同时性、连贯性;其三,如虽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发病或者自感不适,但未送医院抢救而是回家休息,48小时内死亡的,不应视同工伤(亡)。综上所述,本案中,房某某吃饭、住宿由公司免费提供,从吃早饭感觉身体不适,回到宿含休息身体状况没有好转,才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与人社部法规司回复《湖南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关于如何理解〈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请示》中“虽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发病或者自感不适,但未送医院抢救而是回家休息,48小时内死亡的,不应视同工伤。”的情形相吻合,因此,房某某不应该认定为工伤(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视同工伤的立法本意。

      【工作建议】

      在工伤认定上,依法维护劳动者合法的权益,应当严格遵循立法本意,不能无限制、无原则地扩大“视同工伤(亡)”范围。否则,“视同工伤(亡)”将与立法本意背道而驰,依法维权,将变成了“兜底保障”。那么,患病职工最终都能享受“视同工伤(亡)”待遇,必会给公共利益造成难以预料的严重损害。

      (作者单位:湖北省随县人社局 )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杨海波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