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遍洒清辉满人间
    ——追记合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监察员夏前山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王 辉 唐晓峰  日期:2011-01-06
    [导读]  因为在他眼里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名普通,平凡的公务人员,而在同事眼里却是一名非常优秀,不平凡的公务人员。“踏踏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做人”一直是他的立人之本,“为民办实事,为民办好事”一直是他不断激励自己的口号。在工作上,他对自己严格要求,对同事、对群众,他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一片热心肠。在同事眼里夏前山是个勤勉敬业,踏实肯干,不畏艰险,乐于奉献的人。无论外出办案,还是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他总会说“我是党员,有困难我先上。”秉公执法,依法办案,不为钱所动,不为利所扰。在单位,有关夏前山的铁面无私精神有口皆碑。

      很遗憾,我们来晚了。眼前的他,已是黑色相框中的一副定格,近在咫尺,却生死之隔。

      但这并没有妨碍我们对他的了解。倾听着一件件关于他的故事,翻看着记录着他工作、生活点滴的笔记,整理着他穿戴过的衣物鞋帽,我们慢慢地走进了他的世界。再透过一个个采访对象饱含热泪的眼睛,一声声“善良”、“热心”、“真诚”的评价,一次次因哽咽而屡屡中断的对话,一个朴实、饱满的形象完整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朦胧的泪光中,眼前的他,仿佛从相框中走来,身影愈近愈清,愈清愈高,来到我们的面前,走进我们的心中,同时也让我们记住了他的名字——安徽省合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监察员夏前山。

      听的是哭声、骂声、埋怨声,做的是烦事、难事、操心事,他回报的是热心、耐心、真心。他认为——

      “服务对象的满意,应是我们最高的追求”


      劳动监察事难做,劳动监察员活难干,这一全国劳动监察系统普遍存在的问题,在合肥市同样存在。

      近年来,合肥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政务新区、滨湖新区的建设,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座座高楼的拔地而起,一条条马路的纵横延伸,还有用人单位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现象的频繁出现和劳资纠纷数量的不断增加。此时,肩负着对该市劳动法规执行情况督查重任的合肥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自然被推到了矛盾冲突的最前沿。

      “你今天不给我把这事办了就不行。” “你们是干啥吃的,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每一个找到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的劳动者,几乎都是带着一肚子怨气。

      对于这一现象,夏前山有着自己的理解, “这些困难群众,如果没遇到点难处,谁会到咱们这儿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咱自己的权益被侵害了,肚子里也肯定是一堆火,说话也肯定没好气。再退一步讲,我们之所以存在,不就是为了向劳动者提供服务吗?服务对象的满意,应是我们最高的追求。”

      有了这样一种认识,对每一名前来讨要 “说法”劳动者,夏前山总是笑脸相迎。

      “他先是笑着告诉我别着急,有啥话坐下来慢慢说。”2010年8月,因工程款被拖欠来到合肥市社保服务大厅的项立新,有了和夏前山的第一次接触。 “同时拿出纸和笔,将我的事仔细记录下来。”

      记录完毕,夏前山起身相送,脸上仍旧带着灿烂的微笑, “项哥,您别着急,我一定会尽快帮您落实这个事。”几天后,项立新的手机铃声响起。电话那端,是夏前山带着笑意的声音: “项哥,我和欠您款的公司联系过了,明天上午您有时间的话咱们一块过去商量一下吧。”

      夏前山的微笑不仅仅只在和劳动者接触时才会 “绽放”。

      安徽惠阳科贸股份合作公司总经理陆峰向记者讲述了他同夏前山相识的过程。

      2008年9月,惠阳公司5名员工因损坏物品并拒绝赔偿被陆峰各扣了两个月的工资。5名员工不服,来到合肥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推开了夏前山办公室的房门。了解情况后,夏前山立即赶到了惠阳公司。 “我一听他是为这事来的,火立马上来了,损坏我的东西不赔就算了,还让人跑过来要工资。我要是屈服了,以后这公司还怎么管?”话不投机,脾气暴躁的陆峰很快就将夏前山 “请”出了公司。

      几天后,陆峰的办公室再次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开门一看,又是夏前山。 “他还是笑眯眯的,说农民工挣钱不容易,那点钱对我们公司来说不算啥,但对于农民工可能就是救命钱。”

      又过了几天,夏前山再次出现在陆峰面前,依旧是满头的汗水,仍旧是标志性的微笑,依旧是 “陆总,农民工挣个钱不容易,咱们应该多包容”的朴实话语。这一次,陆峰终于感动了,他一把握住夏前山的手, “兄弟,工作做到你这个份上,我服了。说吧,这事儿该咋处理,听你的。”

      做好劳动监察工作,仅有热心和韧劲还是不够的。

      2008年底,雨雪冰冻灾害席卷合肥,市区一建筑工地因此部分停工并拖欠了农民工工资。一怒之下,300多名急切领钱回家的农民工在农历大年三十当天将公司项目部围了个水泄不通。

      得知情况,夏前山立即找到了支队领导: “让我去吧,我年轻。”

      由于案情复杂,工作开展难度极大,时间一拖就到了傍晚时分。此时,左等右等不见丈夫归来的妻子范红打来了电话。 “又在忙呢,啥时候回来啊?” “马上就好,别着急。”一边忙着统计各项报表,夏前山一边随口 “敷衍”。

      20时左右,妻子再次打来电话,“咋回事啊?还不回来。” “正忙着呢,待会再说。”

      

      又过了一会,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爸爸,我饿了,菜也凉了,你快点回来吧,我和妈妈都等着你呢。”电话那端,8岁的儿子夏宇航清脆的声音撞击着夏前山的耳膜。刹那间,一股酸楚涌上他的心头。 “航航乖,爸爸有事,你和妈妈先吃吧”。

      深夜零时许,在四周连绵不断的鞭炮声中,连续奋战了10余个小时的夏前山和同事们终于把工资发到了最后一名农民工手中。

      一个半小时后,踩着十几厘米厚的积雪,手脚早已冻麻的夏前山摇晃着推开了家门。此时,儿子早已入睡,憋了一肚子气的妻子正坐在沙发上准备和其 “理论”。对于这一切,夏前山已无力理会,他径直走进卧室,狠狠倒在床上,房间里顿时鼾声一片。

      住的是小户型,用的是旧家电,穿的是破旧衣,但在别人需要帮助时他总是一次次倾囊相助。他相信——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


      2003年,结婚已5年,退伍也已3年的夏前山拿出全部积蓄两万多元,借款3万多元,又从银行贷款5万多元,购买了一套建筑面积61.96平方米,总价11万元的二手房。

      7年的时间,夏前山的工资从1000多元涨到了3200元, 7年的时间,他没有对房屋进行过任何装修,更没有添置任何大件家具家电。在他去世时,家中仍旧欠着3万元的房贷。

      很多人不禁纳闷,夏前山的钱去哪了?

      2000年从部队转业回来,看到叔叔经济困难,他把所有的军衣一把塞到了叔叔手中,自己只留下一顶帽子作纪念。想到叔叔膝下无子女,兄妹9人的他主动将赡养叔叔的责任揽于一身,逢年过节,买油送面,从无中断。2009年,叔叔因摔伤住进医院。一番治疗下来,花去3000多元,他又二话不说,将医药费全部承担。

      在肥东县梁园镇黄祠村挂职任第一书记时,村中变压器被盗,他掏出工资卡垫钱购买;村里的灌溉河道久未清理,淤泥很深,他拿出几千元钱进行疏通;村中有孩子因经济困难无力读书,他慷慨解囊予以帮助。

      走在大街上,遇到沿街乞讨者,他总要拿出个一块两块钱;单位同事需要帮助,他必定会表达心意;汶川、玉树地震,他又掏出钱包主动捐款。

      很多人不解: “夏前山,你这样做究竟图个啥?”每遇到这个问题,夏前山总是淡淡微笑: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钱对咱们来说的确重要,但对于穷苦人,它具有更大的意义。把一部分钱拿出来救人危难,自己也收获快乐,何乐而不为呢?”

      夏前山一次次的 “大手大脚”引起了范红的不满。 “你就知道在外面穷大方,结婚这么多年了,你在我身上花了多少钱?”

      每次妻子如此抱怨,夏前山总是表现得很 “嬉皮笑脸”: “说钱干啥?太俗了。俺把心都给你了,不比钱强多了?”

      话虽这么说,但夏前山心里却感到酸楚。是啊,结婚那么多年,自己给过妻子什么了?自己家中至今使用的仍是范红当年陪嫁的老款电视、洗衣机和桌椅。因为房屋面积小,岳父、岳母很少到家里来;因为经济拮据,妻子有时在娘家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夏前山不仅在妻子面前抠门,在儿子面前也表现得十分吝啬。去年上半年,宇航的同学纷纷前往上海参观世博会,回来后诉说旅途的见闻,让宇航心里也不免痒痒起来。恰巧,“十一”假期期间,夏前山的一位战友要驾车到上海,一家人就搭上了这趟顺风车。

      但到了世博园门前一问,每人票价200元,夏前山愣住了,犹豫了很长时间后,他把宇航拉到了一边:“航航,这里的人太多了,进去还得排很长时间的队。咱们到刚才路过的大桥上看怎么样?在那里能看到园里的全景。”

      连哄带骗加上生拉硬拽,小宇航终于被拖到了卢浦大桥上。不远千里来到上海的一家3口,就这样圆了“世博梦”。

      夏前山的 “玫瑰”并不仅仅只送给那些在经济上需要帮助的人。

      “夏哥走了这么多天,但我总觉得他还在我面前晃动。”合肥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监察员姜斌强忍眼泪向记者讲述了他眼中的夏前山。

      2007年,刚从武警部队转业至合肥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的姜斌,被分到了夏前山所在的办公室。入职第二天,早早来到单位,打算 “表现”一下的他却发现夏前山已经开始了工作,办公室的地板已被擦洗过,办公桌亦是光洁如镜。正不知如何表达内心的惊讶和感谢时,夏前山说话了:“别客气,大家都是朋友,谁干都一样。”

      随后的接触更进一步加深了姜斌对夏前山的了解。为帮助姜斌尽快适应工作,一有需要到现场处理的案件,夏前山就会叫上姜斌,并在一旁不停地指点。看到姜斌专业知识掌握不够,夏前山就为他列了一个学习提纲,并清晰地标明了哪些是重点,哪些应先学。 “拿到提纲,我激动得都不知该说啥了,能够有这样的同事,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

      知识面前,他是永远的追求者;原则面前,他是坚定的守护者;任务面前,他是忠实的执行者;名利面前,他是淡泊的洒脱者。他牢记——

      “做事为重,名利为轻”


      合肥普尔德卫生材料有限公司人事经理钱向群至今清晰地记得,自己在2003年安徽省劳动保障监察培训班上与夏前山表现出的 “差距”。

      培训班上,夏前山不仅课堂上认真听讲,还坚持课前预习、课后复习,与别人的走形式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合肥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夏前山爱学习是出了名的。在他的办公室,记者看到了一本本他生前使用过的笔记本。一页页密密麻麻但清晰整齐的文字无声地讲述着近年来他的学习过程,随便翻看一页,这样的文字映入眼帘——“民法在时间上的生效范围,是指民法生效、失效时间,以及生效后的民事法律规范对生效前的民事法律关系是否具有溯及力……”

      不懈的学习,带来的是夏前山对法律知识的熟练掌握和应用。10年来,他负责的案件结案率达100%,几乎每一件都能让当事人满意。

      2004年,夏前山被选派到肥东县梁园镇黄祠村担任第一书记。任命书一下,夏前山不假思索就选择了服从。

      闻知此事的范红却极力反对。“前些年你在部队当兵,把我一个人扔在家,我没说啥。现在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你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挂职,你心咋就那么狠啊!”

      妻子的话让夏前山无言以对。但在党的召唤面前,夏前山仍旧选择了服从。 “咱们是有些困难,但如果我不去,别人就得去,说不定别人家的困难比咱们的还多呢。”劝不动丈夫,范红只有选择接受并依依不舍地把他送出家门。

      夏前山一走,范红再次成了家中的顶梁柱。但柔弱的她实在无法同时兼顾家庭和工作,无奈之下,只得辞去超市导购员的工作,本不宽裕的家庭又少了一项收入。

      2007年1月,夏前山挂职锻炼结束。回到原工作岗位没多久,一同的“挂友”得到提拔的消息就不断传来。看到他的职位迟迟不见动静,亲朋好友们纷纷 “打抱不平”起来。 “前山,你一挂职就是3年,自己吃了那么多的苦,家里又牺牲了那么多,要是还不提拔一下,真是太亏了。”“小夏,机会要靠自己主动争取,哪天有机会找领导说说去。”

      但一向认为 “做事为重,名利为轻”的夏前山此时却心静如水。 “争这些东西干啥?咱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能走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再说了,当领导会经常忙于各种事务性工作,很难抽出时间搞业务,还不如当兵做事充实呢。”

      依旧是劳动监察员的身份,依旧是不变的微笑,依旧是 “让我去吧,我年轻”的老话;依旧是不停在奔波的身影……

      这一切,直到2010年11月18日才戛然而止。那一天的10时50分,37岁的夏前山因工作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牺牲在为农民工讨薪的第一线。

      就在闭上双眼的前两个小时,他还在奔赴欠薪企业的路上;

      就在闭上双眼的前一个小时,他还在对企业社保稽核账目进行着审查;

      就在闭上双眼的同时,他的办公桌上,依旧摆放着十余份受理投诉举报案件登记表;排放着已经被他翻看了多遍的 《安徽省劳动用工管理法律实务》、 《劳动保障政策问答》;排放着书写着 “权为民所使、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字样的 “共产党员服务岗”桌签。在太阳的照耀下,那红色的桌签,正像熊熊燃烧的火炬一样,散发着炽热耀眼、永不消逝的生命之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王心力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