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最美妙的声音注入小提琴
    ——记北京华东乐器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常忠秋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日期:2014-03-19
    [导读]据刘云东介绍,小提琴的生产共有48道工序,基本上为手工制作。华东公司对员工的技术要求很高,每道工序配备专业的检测人员检测。产品成形后,公司每月聘请专业的提琴演奏师来公司试奏,让他们对提琴的音色和音质提出意见,然后由员工加以改进。这些,不断帮助常忠秋在工艺上走上一个又一个台阶。

      这把还没涂漆的琴叫 “白琴”。常忠秋对记者说: “你看,连战已经在上面签名了,再过个把月,等琴制好了就可以寄给他了。”

      □本报记者 公晓红 文并摄

      常忠秋有许多故事,最近的一则故事发生在2月18日。

      那天上午,阳光明媚。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率台湾各界人士访问团,到北京市平谷区观看小提琴展和小提琴制作。 “连战兴致勃勃地走到我的工作台,先用铇子铇了几下背板,然后对我说,祝贺你在小提琴制作国际比赛中获奖。”常忠秋对记者说, “随后,连战欣然在我制作的一把琴的背板上题上了他的名字。”

      常忠秋,北京华东乐器有限公司技术总监,今年50岁。

      自幼熟知树木知识拜发小为师学制琴  

      常忠秋出生在黑龙江省望奎县一个林业家庭。从小跟随父亲跑遍了小兴安岭的他学会了伐木,也懂得了有关树木的许多知识。13岁那年,父亲不幸在工作中摔断了腿。为了生计,身为长子的他不得不挑起生活的重担。

      每天天不亮,常忠秋就开始忙碌,挖树根、运土方、扛木材、做木匠……林场里卖苦力的活,他几乎都干遍了,但一家人还是生计艰难。

      一次,常忠秋从收购木材的人的议论中听说,枫木是制作小提琴的主要材料,可以制作小提琴的背板、琴头、侧板。常忠秋对小提琴制作产生了兴趣。

      1983年的一天,常忠秋从广播中得知,在卡赛尔国际比赛中,我国选手戴洪祥制作的小提琴,以高音亮、低音厚、4条弦音量平均、穿透力强等优势,从36个参赛国家的400多把小提琴中脱颖而出,荣获金奖。戴洪祥获奖让常忠秋激动了很久,也坚定了他学制琴的信念。

      家里没有任何人懂小提琴制作。为了学制琴,常忠秋从同学、朋友中寻找老师。1983年,他拜了第一位老师——陈书泉。

      陈书泉是常忠秋的发小,自学成才。他和常忠秋一样痴迷制琴。在四五年的时间里,他把自己的制琴技艺,毫不保留地教给了常忠秋。

      从这位启蒙老师身上,常忠秋第一次接触到小提琴的制作工艺。 “小提琴好不好,与材料有很大关系。背板要用质地细腻坚硬、木纹漂亮的枫木,面板要用弹性好的云杉。只有这两种木料结合,才能产生很好的共鸣。”常忠秋对记者说, “一棵枫树要几十年才能成材,而一个带有虎皮纹的琴料要从百余棵枫树中才能选出来。制琴的木料至少是自然风干20年以上的材料。小提琴越放越值钱,拉得越多声音越好听。”

      制琴公司里苦练技艺国际大赛上捷报频传  

      细心的常忠秋发现,即使是同样的材料,一经陈书泉的手,音色就和他做的不一样。

      常忠秋遇到了自己在制琴工艺上的瓶颈。 “我要提升自己的水平,把最美妙的声音注入小提琴。”为了提高技艺,1998年,34岁的常忠秋自费到中央音乐学院进修,学的是提琴制作专业,师从提琴教研室主任郑荃教授。

      毕业后,常忠秋走进了位于北京市平谷区的华东乐器公司。 “现在,小提琴市场上有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每3把小提琴就有1把产自平谷,平谷每10把小提琴就有7把产自华东公司。”常忠秋对记者说。

      “2009年,我们企业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乐器协会授予‘中国提琴产业基地’称号。去年,我们共生产了20万把小提琴,销售收入达到6000万元。”华东乐器公司董事长刘云东对记者说, “当年,常忠秋加入我们公司是有眼光的。那一年,我们公司刚开始转制。为了增强竞争力,公司十分重视对员工的培训。”

      据刘云东介绍,小提琴的生产共有48道工序,基本上为手工制作。华东公司对员工的技术要求很高,每道工序配备专业的检测人员检测。产品成形后,公司每月聘请专业的提琴演奏师来公司试奏,让他们对提琴的音色和音质提出意见,然后由员工加以改进。这些,不断帮助常忠秋在工艺上走上一个又一个台阶。

      为了提高员工生产高质量产品的积极性,除了内部传帮带,公司每月会在20多个车间随机抽取一两个车间进行技术大练兵,聘请小提琴制作技师当评委现场打分。公司奖励获得前3名的员工,同时为他们提供去其他企业参观学习的机会。

      “这样的竞赛对我们很有吸引力,有力地促进了技术的快速提高,保证了产品质量。”刘云东说, “常忠秋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中成长起来的。”

      华东公司先后送常忠秋到美国和意大利分别学习、进修了一年,进一步打开了他对西洋乐器的眼界,增进了他对西乐的理解。常忠秋还学到了仿古琴制作技法,对个人的成长起到了很大作用。

      随后,常忠秋不负众望,在国际制琴比赛中捷报频传。2010年,在美国参加第19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获得银奖;2012年,在美国参加第20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获得银奖;2013年,在中国参加国际提琴制作比赛,获得第6名;2013年,在意大利参加国际提琴制作仿古比赛,获得第6名。

      常忠秋向记者介绍: “在国际制琴比赛中,评委10人,分两套班子。一套5人,由在世界制琴比赛中获过奖的人组成;另一套5人,由在世界小提琴演奏比赛中获过奖的人组成。两套班子得出的分数相加,是小提琴制作人的最后得分。”

      五徒弟技艺精湛俩女儿皆是高手  

      在常忠秋的家里,挂满他在国际、国内获奖的小提琴。常忠秋的爱人曹喜芬对记者说,琴是常忠秋的根,为了这门手艺他们搬了4次家。2005年7月,他们家从黑龙江亚布力搬到了北京平谷,离华东乐器公司很近。

      常忠秋选中这里,是因为一层下面有个几十平方米的地下室,可以制琴。 “制琴需要绝对安静。”常忠秋对记者说, “制琴人除了手巧,还要有静的心态,否则,琴也会有杂音。”

      常忠秋收了5个徒弟,最大的32岁,叫郑本军。 “我跟了师傅12年。师傅的地下室冬暖夏凉,不仅安静,也适合琴对通风、温度、湿度的要求。”郑本军对记者说。

      记者走进常忠秋的地下室,5个徒弟都在工作,有的打磨琴头,有的铇背板。放在他们身边的工具不下几百种,一数,铲18种、锉28种、铇22种……

      最小的徒弟张学森今年25岁。他对记者说: “我跟师傅学了8年手艺。我们这个5人团队,每年推出二三十把琴,参加各种展会或比赛。因为有师傅的严格要求和精心指导,我们制作的小提琴在市场上很受客户青睐。最好的一把琴卖出了36万元。有时这边的比赛还没结束,那边买琴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常忠秋有两个女儿,受父亲影响,都是制琴高手。小女儿常虹今年24岁,2012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科技部,去年参加了中国国际提琴制作比赛,获最年轻决赛奖。“我最难忘的经历是,当我把提琴制作本科学历证书和学士学位证书放到父母面前时,他们热泪纵横。那一刻,我很理解他们的心情。把小提琴制作学好,是父亲对我的期望。”

      “如今,我们家已经成为制琴之家。”常虹告诉记者。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