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仗义老板自掏50多万两次为民工换肾

      10年前,湖北农民涂纪文在广州打工时身患尿毒症,工厂老板刘锦成花了20多万助其换肾。病愈之后, 刘锦成再次接收涂纪文到厂里打工,并为其承担了10年间的药费。今年4月,涂纪文肾功能再次衰竭,刘锦成再次拿出近10万元无私相助,10年间为涂纪文共花费五六十万元。

      昨日,记者在协和医院泌尿科的病房里,见到了卧病在床的涂纪文。这名54岁退伍老兵壮实的身体,早已被连年的病痛折磨得羸弱不堪:因肾功能衰竭导致腹胀如鼓,原本结实的双腿变得细如麻杆,说了20分钟的话就气喘吁吁、昏昏欲睡。

      但一提到老板刘锦成,涂纪文就要挣扎着坐起来,“刘老板是个难得的大好人啊,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是湖北监利县白螺镇支许村6组村民。1997年4月,经熟人介绍,他与妻子龚菊香前往广州市番禺区大石镇的明珠星钟表厂打工。涂纪文当保安,龚菊香做杂工,月收入有千把块,这收入在当地不算最高,但比起在家务农要强多了。

      当时,明珠星钟表厂只有两三百名员工,厂区并不大。涂纪文做保安,每天两班倒,工作12小时也没觉得辛苦。但2000年春节前后,涂纪文突感身体不适,“坐着就想睡觉,老是提不起精神”。龚菊香仔细一看,发现他的眼睛、双腿都开始发肿。没过几天,涂纪文就出现了小便困难的症状。

      龚菊香赶紧带着丈夫到大石镇一家小医院做检查,医生初步诊断是尿毒症。当时,龚菊香还没听说过“尿毒症”这种病,夫妻俩以为问题不大,就回了厂。结果工友们吓了一跳,“尿毒症是不治之症,会死人的”。

      夫妇俩大吃一惊,又赶到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最终确诊为尿毒症。医生说,涂的肾已经坏死,必须尽快治疗,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涂纪文吓呆了,半天没有吱声。龚菊香急哭了,“当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那种感觉用语言无法形容”。

      天价医疗费让老涂绝望

      此时,医生们提出了两种治疗方案:一是不间断地进行血液透析,每月开销七到八千左右,积累下来费用太高;二是直接换肾,从根本上彻底解决问题。

      “肾移植需要多少钱?”龚菊香忙问。

      “如果能找到合适的肾源,可能得五六十万。”医生的一句话,让一家人坠入了谷底。龚菊香说:“天啊!我们农村人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钱。”老涂想到自己只能回家等死,泪水也夺眶而出。

      走投无路的老涂回到厂里,工友们动员他去向老板刘锦成借钱。涂纪文一开始还有些犹豫:“我只是个普通的打工仔,跟刘老板非亲非故,别人怎么可能借钱给我?”

      但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找到了在厂间巡视的刘锦成,说出了自己的遭遇。没想到刘锦成当即拿出了5000元钱,让涂纪文去医院检查,“先把病养好,不够的话再说”。刘锦成还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有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当天,老涂拿着钱住进了医院,可4天时间就花光了5000元。医院的催款单一到,老涂决定出院,“回老家听天由命吧”。没想到刘锦成又赶到了医院,将1万元现金塞到了涂纪文的手里:“这钱你们先拿去用,一定要坚持治疗!”涂纪文夫妇流着泪接下了这笔钱。

      在广州治病花费太高,涂纪文还是回到了监利老家,四处求医问药。几经折腾,向亲友们和刘老板借的5万元都花光了,可涂纪文的病越发加重,一度全身肿胀、鼻孔出血、呼吸困难,被送进了医院急救室才保住了一条命。

      这时龚菊香得知:一位病友的姑妈刚在武汉协和医院做过肾移植手术,效果很好,而且只花了十几万。龚菊香心里燃起了希望,“十几万说不定还借得来”。看着奄奄一息的丈夫,龚菊香决定再向老板刘锦成求助。

      老板相助首次换肾成功

      龚菊香回到广州,站到了刘锦成的面前,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提出想去协和医院换肾。刘锦成考虑了一下,马上回复,“换肾的钱我来出,你马上带涂师傅去武汉,其他的事情我来安排”。

      在刘锦成的帮助下,涂纪文很快住进了武汉协和医院,病情得以稳定。后来龚菊香才知道,为了给涂纪文治病,刘锦成已经托其在武汉的代理商垫付了8万元的住院押金。

      因为肾源紧张,老涂只能待在协和医院的住房里,一边透析,一边等待肾源。直到2001年4月,他才等到了匹配肾源。医院通知,手术费用还需要8万多元。

      龚菊香说,正等着钱做手术时,刘老板的电话突然打不通了。“我连续打了几天电话,都不在服务区”,龚菊香说,当时有病友猜测老板是不是要甩手不管了,“我就说不可能,刘老板不是那样的人”。

      几天后,刘老板的电话终于接通,原来他去德国开会,手机信号不好。一听说已经找到了合适肾源,刘锦成连呼:“太好了!”马上让人又送来了10万元。

      4月20日,经过7个多小时的手术后,涂纪文换肾成功,保住了性命。

      手术后老涂回监利老家休养。为了治病,家里已经是家徒四壁,在读高中的儿子也不得不放弃学业,辍学回家。这时,儿子也主动要求去明珠星打工,“跟着这样的老板做事,心里踏实”。

      2002年病愈之后,涂纪文和妻子也回到了明珠星,继续为刘老板打工。他逢人就说,“我这条命是刘老板从鬼门关里救回来的,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但实际上,老涂的身体已经无法适应保安的工作,但是刘锦成对他仍十分照顾,还专门向他的领导打招呼,每天只让他工作6小时,工资照发。

      肾移植之后,老涂每天都需要服用抗排斥的药物来维持健康,每个月的医药都得1000多元。刘老板又吩咐财务:“老涂的药费每个月都给他报。”老涂心里满是感激:“如果不是刘老板,以我这样的身体条件,谁会招我做保安?”

      10年后再次换肾又解囊

      今年4月,老涂的身体再次出现不适,医生检查发现,他之前移植的肾脏功能已经衰竭,必须重新换肾。

      这时的刘锦成,已是身家过亿的大商家,但接到龚菊香的电话,他还是如10年前一样,马上表示,“你让他先住院,其它的事我来安排”。接着,刘锦成给老涂买了回武汉的高铁票,还安排黄陂分厂的专车来接送,很快就安排老涂住进了协和医院。目前,老涂正等着做腹积水的手术来缓解症状。等病情稳定了,匹配的肾源找到了,就要进行第二次换肾手术。“这次生病,刘老板又花了七八万块钱”。

      老涂说,算上10年前做手术的钱、10年中吃药的钱、还有这次看病的钱,刘锦成一共为他花了五六十万左右。

      “这钱他知道我一辈子都还不起,连借条都没让我们签一个”,老涂说,“刘老板的恩情我们这一家人一辈子都还不清。”

      老涂的同房病友也十分敬佩刘锦成的行为,“像这么好的老板现在哪里去找啊!”

      涂纪文告诉记者,刘锦成也是监利人,但绝不是只因为老乡关系才这样帮助自己。“他对所有员工都是一视同仁的,只要谁有困难,他都会帮忙”。涂纪文介绍,目前该厂有两三名员工得了绝症,都和自己一样,得到了刘老板无私的帮助。

      大义老板

      毕业于武大

      “从名校国际法专业毕业后,放弃司法机关而选择企业;进入企业后想赚钱而下海,倒卖广货赚得创业第一桶金……创办钟表厂几年之内做到国内规模最大,不满足做钟表涉足高压变频器等高科技行业……”这是广州一家媒体对刘锦成的介绍语。

      记者网上搜索发现,刘锦成198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国际法系,后放弃到司法机关工作的机会,进入企业工作。1992 年10月23日,他创办了珠江钟厂(广州明珠星集团前身)。目前,明珠星集团已成为国内最大的钟表企业,年销售额数亿元,而他投资的北京合康亿盛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经上市。而刘锦成也先后被评为1999年度番禺区劳动模范、2002年度番禺区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2003年广州市十大杰出青年、广州市第十届政协委员。

      相比无私的善行和耀眼的光环,刘锦成的低调却令记者大感意外。

      昨日下午,记者拨通了他的电话,一听来意,刘锦成马上表示:“不用报道,这事有什么好报道呢?都是应该的!”

      刘锦成说:“(老涂的病)是人命关天的事,如果连这个忙都不帮,那我赚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我相信,谁碰上这种事,都会这样做,我只不过刚好有这个条件。”

      记者发现,刘锦成还说过这样的话:“我对钱不是很爱,也不能说不爱。谁不爱钱呢?但是,我对钱比较洒脱,不会因为钱多钱少而左右了自我。”“一个企业,有一个正确的财富观,至关重要。企业的财富,应当用于企业的发展,而不是用来个人大肆挥霍。很多人就过不了‘钱’这一关。你想想,你赚的钱这辈子能够花多少?在生活上,一千万或一个亿,对我而言有什么区别?生活始终是一样的,花不了的钱就不是你的。有人说可以把钱攒起来留给后代,可我的父母不是也没有留给我任何基础吗?给子女好的教育就行了,让他们自己去创造财富。”

  •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徽姑娘”助留守妇女致富

  • 赛场比拼技能

  • 非遗技艺走向山外大舞台

  • 送法进工地迎律师咨询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