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打通互联网与制造业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姜奇平 日期:2015-06-08
[导读]但创客不同,其门槛几乎等于零,因为平台是免费的,每个人都可以迈过这道门槛,都可以以“个人”的方式使用、参与、连接社会资源,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

  创客,推崇“个人创造”,在追求个性化和创新的今天,这一理念风靡全球。在美国加州上个月举办的湾区制汇节上,1300多名创客分享了他们亲手创造的创意作品,吸引了13万人来此参观。

  创客原本是指软件设计者,现在逐渐延伸为硬件制造者。制汇节上展示的作品如机器人、无人机、三维打印物品、手工制品等大都属此范畴。创客由“软”变“硬”,其背景既有个人因素,也有社会因素。从个人角度说,在美国捧红创客的原《连线》主编克里斯·安德森是“自己动手”(DIY)的崇尚者,离职前写了著名的《创客:新工业革命》一书,将创客赞扬为新工业革命的掀动者。而硬件创客红起来,更重要的是社会因素。罗姆尼与奥巴马竞选美国总统时,竞相提出制造业回流的口号以提高就业。由于美国人工成本过高,就业问题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而安德森此时提出的“创客主张”正好救了场——“创客”代表了劳动密集的制造,一跃成为“新工业革命”的先锋。

  不同于农民、工人,创客依托知识与分享创造财富。在传统的经济模式中,人们依赖不可分享的生产资料进行生产;而在互联网时代,生产资料(如社会化平台、开发工具)的支配权是免费分享的,创客个人便可直接“接入”社会化的大平台,自主把握开发各种应用的机会,而开发仅需“轻资产”,即创造性的想法以及可以通过众筹获得的运作资金。生产资料的拥有和使用方式决定着社会化的方式,创客这一现象的出现,走出了一条从根本上区别于传统制造业的发展道路,但能呈现出“再工业化”的面貌。创客通过“个人创造”实现价值,主要是通过分享型经济的机制实现的。这种机制的特点是:通过使用权保障直接利用、亲自参与;通过分享支配权,实现固定成本的社会化均摊。对于当下的社会发展,创客最大的正面意义,就是开辟了大众创新的新时代。

  诺贝尔奖获得者菲尔普斯在他的《大繁荣》一书中指出,英美的大繁荣主要取决于大众创新。不过,英美的大众创新有两个不低的门槛:一是风险投资,二是知识产权,并不是每一个草根都可以上市或发明专利。但创客不同,其门槛几乎等于零,因为平台是免费的,每个人都可以迈过这道门槛,都可以以“个人”的方式使用、参与、连接社会资源,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王瑶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