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号费2千元的养生专家到底是什么“货色” 来源:红网  作者:刘欢(实习) 日期:2010-05-25

  “厨房就是你家药房”,“隔壁菜市场就是最好的医院”……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这样的食疗养生理念大行其道。而其推崇者,正是被称作京城“最贵中医”的张悟本。时下,如果你不知其为何人,那么你可out了!如果你也不知道喝绿豆汤、吃长条茄子可治各种疑难杂症,那你太out了!去菜市场看看,当初3块多钱一斤的绿豆,价格已经飙升到10多块钱一斤。甚至有人戏言,“张悟本的绿豆养生推高了价格”。(5月24日《北京晨报》)

  早年,老北京一直有“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的说法,这是在专制皇权下养成的劣根性。自打皇权被推翻后,很多年已经过去了,三地人的劣根性或许已大有改观。天津和保定的情况俺不清楚,对于北京人,则身边的朋友常会提醒俺,千万别相信北京人说的话,尤其别相信北京人在饭桌上说的话。其实,对于北京人,或在北京呆久了,沾染了其习气的人的“忽悠”人的功夫,俺确实深有体会。别的不说,就说艺术界吧,就有一大批不学无术却到处招摇撞骗且在京城混得人模狗样的“大忽悠”。

  俺曾见过一所谓的书法家,写的字奇臭无比,在书法上简直还没入门,却凭借着与政府高官的关系,将书画展开到了政协礼堂,并自称其作品价值1万元每平尺——鉴于他的自我介绍中到处都是政府官员的名字,俺相信他的书法作品确实能卖到这个价。他的字虽然写得臭,写字的架式却搭得十足。每次写字,必定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悬腕提笔,龙飞凤舞地把墨汁往纸上泼,笔画臃肿无力而缺少变化,像一个俗气的村妇。据说,他还拜了山西某某名山的一位高僧为师,参禅并研习书法,所以其作品“苍劲有力、流畅自如、大气磅礴又具有禅意”。他曾为俺写了一个超过一平尺的大“禅”字。俺拿回去后,一直扔在办公室里,最后毫不可惜地让它去了该去的地方——垃圾桶,因为俺没有任何官方的背景,这字在俺手里实在卖不出1万元的价来,而装裱起来挂在自己的房间或办公室又嫌太丢人现眼,而且要花好几十块钱的装裱费,真是非常地不划算。于是,俺这个又小气又俗气的人只好用垃圾桶超度了这位著名书法家的杰作。

  俺写了这么多与京城“最贵中医”张悟本无关的事,无非想说,张悟本专家和俺上面提到的所谓书法家其实就是一路货色,即是个不折不扣的京城“大忽悠”。他是否具有官方背景俺不清楚,但从记者的报道和他开的方子来看,他确实是一个根本不懂中医的京城“最贵中医”。挂号费2000和所谓的预约本上排队的人已经排到2012年,只不过是些故弄玄虚,装神弄鬼,欺世盗名的小伎俩罢了,和那位书法家写字时的架子十足没什么两样。

  遗憾的是,咱中国就是有那么多头脑混沌得可爱的愚夫愚妇、善男信女,被各行各业的“大忽悠”当成了制作“粉丝”的材料还不自知。正因为如此,张悟本的“吉祥三宝”才得以大行其道。一个“忽悠”被揭穿了,另一个“忽悠”却又起来了,中国的社会似乎永远没有什么根本的变化,总是这样地无穷无尽循环往复。那帮善男信女总是跪在那里,送走了一个旧的神之后,又迎来了一个新的神——这种可怕的场景不知何时才有终结的一天。(宕子)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