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农:“流动时代”的困顿与迷惘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燕 农 日期:2010-06-28
[导读]最新出版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0》指出,2009年我国流动人口数量达到2.11亿人,如果我国人口流动迁移政策没有大的变化,到2050年流动人口规模可达3.5亿人左右。(6月27日《北京青年报》)

最新出版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0》指出,2009年我国流动人口数量达到2.11亿人,如果我国人口流动迁移政策没有大的变化,到2050年流动人口规模可达3.5亿人左右。(6月27日《北京青年报》)

无可否认,社会正在进入一个“流动时代”。如果从迁徙自由的基本权利方面看,或许能够得出社会文明进步的结论,但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流动时代”,却充满了困顿与迷惘,其潜藏的危机远远比文明进步的表象更深重。

报告指出,流动人口主要在制造、批发零售和社会服务等领域就业,多集中在低薪或高危行业,其中78.7%为农业户口。流动人口生存发展面临几大问题:收入较低,限制其社会保险参保率,约束其在城市消费;劳动权益维护能力差,对劳动保障政策知晓程度低;医疗服务供给不足,超过六成需自己支付医疗费;流动儿童入读公立学校比例较低,大龄儿童在流入地完成义务教育存在困难。

诸多问题勾勒出一个畸形的“流动时代”图景——大量的流动人口依然在颠沛流离中讨生计。以此反向思考,当下农村或许连“低薪或高危行业”支撑下的农民生计,都不能完全满足,否则不会有大量农业人口拥进流动人口大军中。当大量农村青壮年背井离乡,只能加剧农村的羸弱甚至沦陷。如果农村“洼地”的局面不能得以改善,不远的未来,“城乡二元结构”的说法或许将无以立足,取而代之的,是积贫积弱的农村被喧噪的城镇彻底“吸空”。

而同时被“吸空”的,是这一代流动人口的生存资本和归属信仰。从农村流往城镇的人口,在长期逃离土地之后,赖以生存的多是自身体力,低薪的现状注定不可能成就其太多经济积累。人无不有终老,当这一代流动人口步履蹒跚之际,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缺失,或许让他们无所依靠。这种境况的逼迫,不知道我们还能否为全球第二大财政收入经济体的测算而沾沾自喜呢。

谋生型的人口流动,注定很难有属地归属感。而更重要的,劳动权益保护、劳动保障政策、社会保障等等社会人文构建长期远离他们,他们的社会归属感从何发育?或许,劳动力市场和商业领域的丛林规则,才是他们更为信仰的不二“法条”,而社会只是他们赖以谋生的平台。从漂泊的自己,到无可入学的下一代,流动人口切身体验的是无所依靠。需要社会警醒的是,这个被“吸空”了生存资本和归属信仰的群体,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并且置身于“流动时代”的背景之下,或许他们未来的生存危机,就是整个社会的危机。

如此看来,推进城乡改革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居住证制度也迫在眉睫。如果依然在诸如城乡同地同价这样小切口的改革上,反复纠葛消磨,而全面的城乡统筹改革则是举步维艰,那么今日流动人口的困顿,或许就是未来的危机伏笔。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admin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