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最低工资涨了,实际收入却不多 来源:新民晚报  日期:2010-07-06
[导读]在“花钱容易挣钱难”的现实面前,不少人把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解读为涨工资、增收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劳动者的收入是否能够有所增加?

  中国各省市纷纷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各地上调密度之高、幅度之大,媒体为之叫好,低收入阶层也看到收入增加的希望。

  在“花钱容易挣钱难”的现实面前,不少人把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解读为涨工资、增收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劳动者的收入是否能够有所增加?

  本报记者近日就此走访深圳一些企业的外来工,“叫好不叫座”是普遍反映。在多数人看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是好事,但一些企业规避最低工资标准的做法却令人失望。

  调整“一体化”是重点

  其他省市陆续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深圳究竟涨多少?

  多年来,深圳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形成一个“惯例”:调整时间较晚,但幅度往往后来居上,位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

  7月1日起,深圳经济特区扩大到全市,打响城市一体化头炮的,就是最低工资标准全市统一为1100元/月。与广州、杭州持平,比上海的1120元/月要低。迟来的深圳新标准,并没能再次领跑全国。

  “深圳此次调整的重点是特区内外一体化。”深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长王敏的解释是,在产业结构、劳动用工、城市管理等方面,过去关内外有差异,最低工资标准亦不同。今年深圳首次实施统一的最低工资标准,希望相关劳动密集型企业能够以此次为契机,通过加快技术创新和产业结构升级,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

  “小步推进”,这是深圳此次调整最低工资标准采取的方式。充分考虑特区内外的均衡,尤其是特区外的承受能力,最终在1243元-869元这个区间敲定了1100元/月这一标准。

  最低工资看上去很美

  记者在关外一家电子厂采访一些员工,最低工资涨了收入会否“水涨船高”?员工的情绪低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企业总会想出各种办法,化最低工资上涨于无形。”

  最低工资标准成为最高工资标准,是最常见的一招。基本工资加“自愿”加班,这是代工企业普遍执行的工资模式。基本工资高,加班就少;基本工资低,加班就多。结果自然是最低工资涨了,实际拿到手的钱却不见明显增加。

  “为何涨底薪、加班时间的长短在工资整体水平上体现不出来?”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解释,大多数工厂以计件支付工人工资,同一个型号的产品,可以说成是不同型号,支付的薪水也就不一样,工厂的自主权很大。

  刘开明收集了珠三角、长三角等23个城市、210家出口工厂2008年和2009年两年的劳资统计数据。统计显示,这些企业平均月工资为1145.55元,工人每天平均工作10.67小时,每周工作66.41小时,每月加班120.9小时。国有单位职工法定工作时间每天8小时,每月加班不超过36小时,每年工作不超过2000个小时。外来工工作量正好翻一番,等于一年干了两年的活,收入却不到国有单位职工的一半。

  企业规避最低工资标准的招数还有不少,如以食宿费、福利费充抵工资等。深圳已注意到这些问题,将采取多项举措,保障劳务工权益。针对有企业不按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员工待遇,或将最低工资当作员工全部工资发放及减低标准缴纳社保等行为,王敏承诺,劳动部门将严查。

  最低工资标准不算高

  就算最低工资标准能落实到实处,不少外来工仍对上调幅度失望。

  “有点低,还以为至少能涨到1200元呢。”在一家电子大厦当保安的小朱说,广州、杭州等地都已经是每月1100元了,老家也涨到每月900元,而且吃住的花费还不到深圳的二分之一。

  最低工资究竟多少合适?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特意做了调查,七成受访者的答案是每月1500元到2000元之间。

  三成受访者的基本工资等于最低工资标准,四成多是略高于最低工资标准,远高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只有14.7%,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有13.3%。

  生活费、房租费、交通和通信费,是每月主要支出。逾四成调查对象认为,工资收入水平远远不能满足支出需要。

  有深圳市人大代表认为,每月110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太低。2005年到2009年间,深圳最低工资占平均工资比重徘徊在26%,最低工资占人均GDP的比重约为13%,国际上这两项数据的平均水平分别为50%及58%。

  “相对于深圳的物价水平和生活成本,这一次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幅度并不算高。”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教授高兴民也认为,提高到1500元不过分。深圳GDP很高,税收不少,企业利润也有了增长。要让劳动者分享到发展的成果,增加收入,提高生活水平,他们才会心甘情愿为城市的发展出力。

  高兴民等专家的共识是,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只是基本。要提高劳动者收入,有两点很重要。一是建立劳资双方协商机制。政府应力推建立劳资双方协商机制,提高劳动群体的谈判地位,让劳资双方在相互平衡和制约中获得双赢。二是赋予劳务工“市民待遇”,在工作报酬、医疗保障、子女入学等方面享受到应有的公平待遇。

  据悉,深圳已经有所行动。今年劳动部门特别充实了劳资关系协调委员会,要求这个协调委员会一直设立到街道一级,以便推动劳资双方更好地协调关系。(本报深圳上午电)

  【焦点关注】“倒逼”企业转型升级

  相对于收入增加,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最明显的效果,还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成本提高,许多企业面临生存选择。

  一是换个地方活下去,富士康最具代表性。日前富士康发言人承认,为缓解劳动力成本上升压力,将把主要生产线由深圳迁往河北廊坊。

  深圳人口密度全国最高,城市已经不堪重负,产业结构急需调整,只有逐步淘汰低附加值的中低端加工制造业,才能推动新一轮的产业升级。

  二是换个活法,加快产品创新,提升产品附加值,应对成本的上升。

  三是倒闭。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对劳动密集型企业是致命一击,在深圳的港企命运令人担忧。香港中小企业总会会长齐光华称,70%到80%的成员是“三来一补”企业,不是所有企业都有实力迁移或转型,淘汰不可避免。“大家都特别悲观,预计两年内在深的‘三来一补’中小港企会全部倒闭。”

  最低工资标准本来就是双刃剑,提高劳动者待遇的同时,肯定会增加企业成本,减少企业利润。有学者认为,从长远来看,通过提高最低工资,促进企业转型升级,转变发展方式,把一批靠压缩劳动者收入赢取利润的企业转移出去,对城市发展来讲有根本的好处。

  短期内可能会导致劳动密集型企业面临压力,但有利于推动企业通过加快技术创新和产业结构升级,推动经济再次起飞。深圳有关部门坦承,这是提高工资标准的一大考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黄滨茹(实习)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