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怒江奔涌新希望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脱贫攻坚取得积极成效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 王宝杰 陆占奇 赵文 通讯员 张剑 日期:2019-05-14

      春临怒江,江水奔涌。

      今年五一劳动节,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89岁的老人起马博学会了用傈僳语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老人饱经沧桑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儿子把汉语歌词翻译成傈僳语,歌词都是我们心里想说的话,没有共产党哪有我们今天的好生活!”老人用颤抖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念着,眼里闪烁着泪光。

      从心底流淌出的歌声,悠扬真挚。

      如今,怒江群众歌唱新生活的歌声传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

      从“看天一条缝,看地一道沟;出门靠溜索,种地像攀岩”,到如今的移民新村林立、村组道路通畅、家庭收入增加,几年来,怒江人用不停步、不言弃的坚毅和果敢谱写出一曲脱贫攻坚的奋斗之歌、希望之歌! 

      筚路蓝缕古老山乡展新颜

      作为全国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州,怒江州是中国民族族别成分最多的自治州,全州少数民族占到总人口的93.6%。

      千百年来,怒江群众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新中国成立后,怒江州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从此获得新生。

      然而,山的外面还是山。最美的风景,却成为人们摆脱贫穷的阻碍。

      69岁的傈僳族老人恒叶社至今难忘小时候的苦日子。

      “我们家住在山顶上千脚落地房,是那种最下层养牲口、中间住人、上面放粮食的竹篱笆房,每次下山都要走好几个小时。那时候很少有人能吃饱,能吃上苞谷稀饭、面疙瘩、洋芋这些也就不错了。”恒叶社感慨地说,大山里一进入雨季,滑坡、泥石流、落石很常见,小孩子上学的很少,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大山。

      怒江州98%以上面积是高山峡谷,连接村与村之间、组与组之间的,大多数是栈道、羊肠小道、“鸟路鼠道”,险峻异常。恶劣的自然条件严重制约了怒江的发展。

      怒江州是全国深度贫困“三区三州”之中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地区,是云南省乃至全国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艰中之艰。全州4个县(市)均为深度贫困县,2018年末有14.29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

      怒江州新时代农民讲习所专职副所长苏义生,对怒江这片土地有着特殊的情感。

      2013年苏义生从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毕业后,放弃了在东南沿海发展的良好机遇,选择来到怒江干些实实在在的事。

      几年来,苏义生走遍了怒江全州4个县(市)29个乡镇的山山水水,将党和政府的脱贫攻坚政策送到群众身边。

      “怒江自然条件的恶劣是超乎想象的,但这几年的变化也是巨大的!”苏义生说。

      从2016年开始,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下,怒江人用不畏难、不惧险、不怕苦、不停步的实践和探索,对照“两不愁、三保障”标准,在推动特色产业发展、易地扶贫搬迁、转移就业增收等多方面综合施策,全州脱贫攻坚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

      2018年,怒江州实现19个贫困村出列、3.02万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发生率由38.14%下降到32.52%;全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1.56亿元,同比增长12.1%;城镇、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4558元、6449元,同比分别增长8.4%、9.8%。

      奔涌的怒江,见证着江水两岸脱贫新貌。

      如今,贫困群众住进了崭新现代的移民新居,致富能手带动着特色种植养殖业快速发展,民生服务让群众尽享惠民暖阳。 

      真实感受每天都有新变化

      “每天都有新变化”——这是怒江州脱贫的目标,更是每一位怒江州人的真实感受。

      2016年10月1日,原本住在高黎贡山半山腰的怒江州泸水市洛本卓乡金满村的160名贫困村民,从大山上搬进巴尼旅游小镇易地扶贫安置点,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今年66岁的者普东回想起搬进新房那天的情景,仍激动不已。

      “我们祖祖辈辈都在大山上生活,从来不敢想能住进这么好的楼房,家具、家电都有。真心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啊!”者普东说,村民们都太喜欢新房子了,每天都里里外外扫了又扫、看了又看。

      崭新的楼房、齐全的家具、良好的环境,这一切都让贫困村民对未来充满信心。

      新日子,新希望。

      2019年3月,22岁的傈僳族姑娘密春梅有了全新的体验——她成为大龙塘易地扶贫安置点扶贫车间蜜蜂小镇的一名职员,负责手工制作蜂蜜美食、蜂妆。

      2018年,密春梅一家人从怒江双米地村腊子咪组搬到了大龙塘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我以前到外地打过工,但离家太远了,照顾不了家人。现在政府不仅让我们搬进这么好的房子里,还让我们在家门口就实现了就业。一个月几千块钱工资,我们真的很知足、很感激。”密春梅说。

      怒江州大龙塘安置点党支部书记、管委会主任杨海春说,2018年10月11日,有626名建档立卡贫困村民搬进了大龙塘安置点。

      “我们这个安置点共有7个村的16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我们想尽办法让村民搬下来、稳得住、融得进、能发展,挖掘更多就业岗位是关键。”杨海春说,寻找合适的就业岗位、引进企业拓宽就业渠道、增加公益性岗位,这些综合举措,让村民感到安心、放心。

      截至目前,怒江州共有易地扶贫搬迁建档立卡贫困群众32856人,农村危房改造等4类重点对象10204户。该州计划在每个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建设1个以上扶贫车间,开展民族服饰制作、手工艺品加工、茶叶加工,实现楼上居住、楼下就业,使搬迁贫困群众实现就近就地就业。

      新生活,新期盼。

      跨入2019年,52岁的新银有一个心愿,希望自己家的收入达到10万元。

      “这是我们全家的目标,我有信心实现!”因为常年劳作,新银的脸色偏黑,笑容非常灿烂。

      从小时候吃野果、野菜长大,到现在年收入5万多元,吃穿不发愁;从过去住欧母拉村漏风漏雨的茅草房,到现在住宽敞明亮的楼房;当地从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到现在猪羊满圈、瓜果遍山……新银说,自己是怒江从穷到富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现在党和政府对我们怒江的帮扶政策太全面、太好了,不仅管我们住房、管我们吃饭,还给我们找工作、教种养技术,我们每一个怒江人都从心里感谢党、感谢政府!”新银说,现在村民都干劲很足,对以后的日子满怀期待。

      目前,怒江州所有行政村都通了硬化路,农村饮水困难问题基本解决,农村通广播电视率达100%,农户通电率达100%,行政村网络覆盖率达100%。 

      面向未来奋力拥抱新生活

      2018年,46岁的普六益一家成了怒江州片马村的光荣脱贫户。

      “去年通过参加技能培训,我掌握了核桃、重楼、天麻种植的技术,收入不错,我儿子在外面打工也赚了不少钱,我们一家就光荣脱贫了!”普六益说,靠辛勤劳动脱贫后,全家人都感到很自豪。

      “怒江缺条件,但不缺精神、不缺斗志!”正是这样的精神,让怒江人在奔涌咆哮的怒江水边,在烟雾缭绕的群山峡谷中,坚韧求生,不懈努力,奋勇向前。

      91岁的傈僳族老人密绍文妈一直在大山上居住。2018年,在失去儿女后,不会汉语的老人离开了难以割舍的故乡,搬到移民新村,为的是让自己13岁的小孙子在未来能学到更多知识、获得更好发展。

      这样的选择,渗透勇敢,昭示未来。

      2015年7月,此路恒组建起傈僳语多声部红歌合唱团,并带领合唱团的傈僳族村民走出大山,带着傈僳族群众对党和国家的感情唱响全国。

      “我们不仅要在物质生活上脱贫致富,更要将民族的文化和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此路恒说。

      这样的探索,凝聚心血,饱含情怀。

      2019年,怒族创业致富带头人和大林的目标是全力研发新的茶叶品种——晒红茶和紫娟茶,并将之推向全国市场。

      “我希望培养出更多怒族种茶工匠,让他们带动更多群众脱贫致富,并将我们怒江的精品茶叶和茶文化传播出去。”和大林说。

      这样的希冀,满怀情谊,充盈希望。

      突出旅游文化产业发展、培育壮大绿色香料产业、抓好生态脱贫、加快推进怒江美丽公路建设,这些都已经被列入怒江州未来发展的日程当中。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一个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怒江,还将看到一个每天都在变化、每时都在进步的“花谷怒江”。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办理社保卡只需5分钟

  • 绣党旗感党恩

  • 走上街头宣传人社政策

  • 智能化招聘展位方便供需双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