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租车司机被莫名解约之后 来源: 工人日报  日期:2012-06-30
      “我终于拿到执行款了,谢谢。”出租车司机老薛近日给北京市平谷区法院审判监督庭的法官打去电话,表达自己感激的心情。

      老薛的官司已经打了四年。

      2008年2月2日,老薛和搭班司机张先生与作为甲方的一家出租车公司签订了驾驶员承包协议书(双班),由老薛和张先生共同承包一辆出租车,期限自2008年2月2日至2010年2月28日。不料同年5月份,张先生工作时发生交通事故后离开了公司,汽车经修理后就由老薛独自继续运营。

      “5月21日我接到公司电话,说让我将车交到公司,之后就跟我说这双班协议解除了。交车是公司的指示,但解约我自己肯定是不愿意的嘛,是公司单方面宣布解除。”

      “协议是约定了,双班司机中一人单方造成协议无法正常履行的,另一人须自行找人或由公司提供合适人选与之搭配,否则公司有权解除合同,可公司并未给我找到合适的搭档。”

      面对老薛的质疑,出租车公司回应:“出租车是老薛自愿交回我公司的,如果老薛不同意解除合同,其完全可以不交车,合同是双方自愿解除的。”

      收到公司的通知后,老薛向平谷区劳动争议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出租车公司支付违约金,退还押金、利息、承包款、油补、停运损失等,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后,老薛认为,仲裁裁决认定事实不清,遂将该出租车公司诉到了平谷区法院。一审支持了老薛的部分请求,老薛不服提出上诉,二审又予以改判,因双方各自的利益得不到满足,该案最终于2011年进入再审程序。

      老薛的官司一打几年,他开始怨自己当时稀里糊涂将车交回去了,早知道当初就应该谈清楚,白纸黑字留个证据。

      “根据合同的约定,承包人应当承担车辆修理的费用”,出租公司提出的这一反诉请求,对老薛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车辆发生事故后,我已经维修过了,交车时又修还花了这么多钱,不合理。”

      “那你为什么在车辆维修检测委托书上签字呢?”法官问老薛。

      “当时让我签的是一张空白委托书,里面的内容是后加上去的,”老薛一脸懊悔地说,幸而出租车公司未能提交维修费收据,该主张并未得到支持。

      再审中,法院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认可了合同解除的事实,但是,关于合同是单方解除还是协议解除,事实变得不太明朗,考虑到双方均不能提供证据充分证明自己所主张的事实以及双方举证能力的差异,法院认为,出租车公司作为当地出租汽车行业中规模较大的企业,具有完备的管理制度,丰富的管理经验,其作为用人单位,应完全知晓劳动合同及承包协议协商一致解除与违法解除的情形和后果,故应当承担不利的后果;但老薛也有一定的过错,因此法院判决,由出租车公司退还老薛车辆价值保证金10000元,给付老薛2008年5月工资545元、油补410元,返还老薛承包金1287元,并给予其适当的经济补偿5000元;驳回出租车公司的反诉请求。

      2012年3月再审判决后,双方都没有上诉,判决生效。此后,承办法官积极斡旋,出租车公司主动履行了判决。在老薛打了四年官司真正拿到钱后,出现了文章开头的感谢电话。

      法官提示

      劳动者在签订或者解除劳动合同时一定要详细了解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不要仅停留在口头约定,应当以书面形式确定下来,更不要随意签订空白合同或者委托书,否则有可能因自身的过错损害自己的利益。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张文臻(实习)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智能化招聘展位方便供需双方

  • 今朝学技能明日好就业

  • 降费减负宣传进企业

  • “高姐”集训备战铁路暑运